18完结(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十八章武林空前大帅哥

良夜寂寂,二具赤裸的身子搂坐在洞壁前,只听丁晓雨道:“顺,你离开神女峰分宫前,使出的暗器手法,实在太完美了。‘’哇操!不敢当,好玩嘛!‘’咯咯!你觉得好玩,青海三僧却险些骇死哩,娘更坚定要借助你们之手除去三僧及四妖的决心哩!‘’幸不辱命,那些猪哥全死光了吧!‘’不错,虽有四十余人在养伤,已被宫中女杀手杀死了!‘’哇操!那可真是清洁溜溜了。‘’顺,果报神真的有心改过自新吗?‘’不错,他出面认罪,就是明证。‘’有理,不过,娘不会饶他哩!‘’唉!他是既可恨又可怜,人不能踏出错误的第一步呀!对了,娘怎会突然要饶过各大门派呢?‘’娘只是要逼出果报神而已呀!‘’娘的安排太细密了,真令人佩服哩!‘’不错,娘很冷静,甚少估算错误,不过,倒是你经常令她估算错误,她曾说过一句名言哩!‘’什么名言?‘’谁和伍顺为敌,谁就睡不安稳。

‘’哈哈!不敢当。‘’顺,我真的有这种体认,尤其是方才……‘说至此,她的娇颜倏地一红。

伍顺瞧得心儿一荡,立即又搂吻着她。

好半晌之后,她喘呼呼的道:“顺……饶了……我……吧……‘伍顺轻搂着她,右手一招,将衣衫吸入手中,取出小锦盒道:”这是得自千面郎君,我就借花献佛吧!’说着,倒出了龙虎丸及小还丹。

她惊喜的服下一粒‘小还丹’,道:“顺,让我先调息一下吧!‘说着,立即起身穿衣系带。

伍顺服下一粒龙虎丸之后,亦衣调息。

半个时辰之后,他气机如珠的醒转过来,他一见到丁晓雨那圣洁的调息神情,不由痴痴的瞧着她。

又过了盏茶时间,丁晓雨醒转过来了,她一见到伍顺痴迷的瞧着自己,羞赧的拉了拉衣领。

伍顺悚然一醒,道:“雨,你真美。‘’姐比我更美,还有那位冷姑娘也美得脱俗哩!‘’哈哈!我伍顺何其荣幸的同时拥有这么多的美女,雨,咱们去少林吧!

‘’不,我该去见娘了,我在邙山候你,好吗?‘’好吧!代我向娘问安吧!

‘’我……我不知如何启齿哩!‘’那我自己再当面向娘请安吧!‘’顺,我在天字房候你,云姐知道的。‘伍顺起身搂着她柔声道:“雨,你刚”那个“,行动会有所不便,你自己可要多加的珍重,好吗?’她又感动,又羞赧,轻声道:”我会的!

‘立即取出红巾捂住头脸,道:“顺,早点儿来,我等你。’‘一定,我一定会尽早去的,珍重。’‘顺,珍重!’说着,突然又卸下红巾,自动送上一记热吻,然后才离去。

伍顺陶醉了好半晌,出洞望了望天色已近破晓,他返洞将那些斑斑落红及秽物加土掩妥,才飘然离去。

mpanel1;雄伟的少林寺大堆宝殿中,再度传出悠扬的钟鼓交鸣声音,三百余名少林弟子仍然站在通往入口的道路两侧。

人人仍是双掌合什,不过,却未见到一张愤怒的面孔,代之而起的是无限的感激及欣喜。

他们已经自动在原地站了一个多时辰,因为,他们要郑重的迎接少林及武林的大恩人万顺公子伍顺。

当伍顺刚出现于远处,站在前排的少林弟子立即宣声佛号,群僧立即连宣佛号,钟鼓也跟着响起来了。

伍顺怔了一下,只好含笑循阶而上,频频的向群僧点头致意。

当他踏入石级末端,立即发现七位掌门人和蛇王诸人已经站在丈余外,含笑瞧着自己,他窘迫的立即上前行礼。

‘呵呵!好小子,你可以角逐“奥斯卡金像奖”了,扮死扮得真像哩!’‘咳!

师父,你饶了徒儿吧!‘’行!人呢?‘’先走了!‘’走了,吹啦!‘’没有啦!

她回去等我们啦!而且她还有事情要办哩!‘’好!老夫没问题了,苓儿,你们急了一个晚上,出出气吧!‘唐苓六女羞赧的立即低下头。

‘呵呵!弃权,好小子,算你走运,用膳吧!’‘是!谢谢师父。’‘少来这套,下回再犯,连本带利加倍算账。’众人立即含笑入内用膳。

膳毕又略事寒喧一番之后,在群僧及少林弟子的恭送之下,他们离开少林寺,立即掠向山下。

伍顺这下子才发现丁晓波的双亲也有不俗的武功哩!

下山之后,伍顺仍和六位娇妻坐在一车,其余五人共坐二车,两部马车立即朝洛阳邙山疾驰而去。

唐苓低声道:“顺,爷爷没算错吧!‘伍顺满脸通红的点点头道:”不错,我昨晚是和雨在一起,她先返邙山。云,天字房在何处?’丁晓云含笑道:“那是雨妹的房间,我带你去吧!‘’好呀!波妹和姻妹也一并去向娘致谢吧!‘丁晓波二人立即含笑应允。

伍顺含笑道:“我昨夜与雨妹交谈之后,确定红蝎宫已对武林及我们没有敌意,她们已盯上果报神。‘唐苓含笑道:”顺,这全是你的功劳。’‘哇操!不敢当,这全是大家努力的结果。’‘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七派掌门人为了报答你的恩情,即将各挑选十名俗家弟子,供爷爷甄选加入唐门哩!’‘哇操!真的是好消息。

对了,爷爷上回不是说已约妥一批人帮忙,怎么此番未见人影呢?‘唐苓苦笑道:“疾风知劲草,那批草倒了。’‘哈哈!倒得好,我一定会让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后悔的,只要他们找上门,我一定要好好的糗他们一顿。’‘顺,别如此小心眼嘛!

你要保持门主的风度啦!‘’哈哈!我才不管那么多哩!若不糗糗那批人,武林的风气会更坏,“空头支票”会满天飞哩!‘’是!监察院长。‘’哈哈!少糗我啦!

‘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马车终于在黄昏时分抵达洛阳客栈,那知,马车刚停妥,立即有三位器宇昂扬的中年人迎上前来。

他们等伍顺十三人下车之后,居中那人望着伍顺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江湖传闻的武林救星万顺公子伍顺?‘’不敢当,在下正是伍顺。‘’咱们是否可以另辟上房密谈?‘’行!在下诸人正欲打尖,请!‘唐川立即走到柜抬前,问道:”掌柜的,可有整栋的清静上房?’‘对不起,没有!’倏见跟在后面那三人中左边之中年人上前将右掌朝掌柜一亮,道:“我马上要一栋清静的上房。‘说完,立即缩回右掌。

伍顺只见他的右掌心亮了一亮,正要仔细瞧个究竟,对方已经五指握成拳状,他只好打消此意。

掌柜的神色大变,忙陪笑道:“请各位跟小的来,小的马上请那些大爷们移到别的房间去,请!‘说着,立即在前带路。

伍顺心知这三人必然大有来头,立即默默的跟入第二进房舍之厅中。

只见那中年人道:“伍公子,咱们先谈正事,掌柜的,先找间上房。‘’是,请!‘伍顺跟着他们二人走入一间宽敞幽雅的房中之后,那人大刺刺的朝椅上一坐,沉声道::”你下去吧!’‘是!’‘伍公子,请坐!’伍顺坐在几旁左侧椅上之后,中年人正色道:“伍公子,咱们今晚所谈之事,暂时别传入第三者之耳中。‘说着,自怀中掏出一面令牌放在几上。

金牌正面镶有九条盘尾金龙,栩栩如生,他刚瞧一眼,中年人立即将金牌翻个身。

‘见令如见朕’!

伍顺神色一变,立即紧盯着中年人。

中年人收妥金牌,沉声道:“本官是大内侍卫统领封修武,久仰公子文武兼修,此次又义救七派,特有一事相求。‘’不敢当,请大人吩咐!‘’请协助缉捕果报神归案!‘’这……‘’本官知道公子忌讳果报神的凶残及武功,可是,为了皇上的安危及天下苍生的安宁,讲公子鼎力相助。‘’可是,果报神神出鬼没,甚难掌握其行踪哩!‘’不错!他是有一只千年大鹤代步,不过,他将在本月十五日亥时在邙山与红蝎宫宫主决斗,这是良机。‘伍顺暗暗叫苦道:”哇操!惨哉,他怎么知道此事呢?’他立即点头道:“在下能效什么力呢?‘’届时请公子潜在一旁,伺机下手,事成之后,你若想当官,至少可当二品官,你若想钱财,请开价。‘’大人见爱,在下不敢奢望,何况习武在于锄强扶弱,在下定当尽力而为,不过,事成之后,如何连络。‘’这是本官的腰牌,你可以吩咐各府衙通知本宫。‘说着,将一块银牌放在几上。

伍顺颌首应是,立即收下腰牌。

‘皇上甚为重视本案,生死不计,务请守秘。’‘是!’封修武点点头,立即起身离去。

伍顺送他至厅中,另外二人立即跟着离去,伍顺徐吁一口气,立即含着苦笑坐在桌旁。

蛇王立即低声问道:“是大内之人?‘伍顺点点头,立即将银牌递给他。

蛇王神色一凛,立即又将银牌交给唐川。

唐川悚容将银牌交给伍顺,道:“顺儿,此人乃是天山老人之孙,一身内外功夫已近化境,他是不是为了果报神来找你的?‘’不错!他要我在十五日晚上到邙山趁果报神赴约激战之际,擒他归案,生死不计!‘众人立即脸色一沉。

石康焦急的张口欲言,伍顺立即摇头道:“细仔,你别急,我会放水的,我又没有拿朝廷俸禄,不理他。‘石康立即神色一松。

伍顺又道:“封修武再三以皇上来压我,叫我不准泄密,细仔,你可别替我漏气,到处喳呼喔!‘’不会啦!不过,你要放水喔!‘’安啦!他是我的岳父哩!

关系不会比你浅吧!‘’嗯!有理!我可以安心了!‘丁晓云突然道:“顺,此事最好让娘知道。’‘我打算今晚去看她,你们三人陪我去吧!’塞星伴着上弦月高挂在天空,旷野虫声吱吱,邙山鬼火怜怜,萤火四处飞闪,倍增恐怖之气氛。

伍顺及丁家三妞一身黑衫从邙山山脊掠下不远,只听丁晓云摆唇低咕三声,立见一道红影自一座坟中射出。

红影落地之后,行礼道:“宫主有请。‘四人心中暗凛,立即跟着掠入坟中。

哇操!果然不错,整座地下已被挖空,一间间木造房凌乱的砌连,伍顺跟着踏出一步,立觉眼前一片黑暗。

他不由暗骇道:“哇操!还布有阵式呀!‘忽觉右袖一紧,他立即跟着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踏行着。

片刻之后,他只觉眼前一亮,只见自己四人已经置身于一个宽敞的厅中,桌椅字画俱全,不啻是一般富豪人家。

那少女道声:“请坐!‘立即迳行离去。

伍顺在丁晓云示意之下,坐在左侧第一张椅上,她们三人则依序坐在右侧三张椅上,神情一片肃穆。

伍顺一瞧厅中四个角落各镶着一个圆珠,心中恍悟,怪不得会如此明亮,立即打量着字画。

倏听一阵轻细的步声,只见那位中年美妇和恢复原貌的丁晓雨一身红衫的走了进来,伍顺立即跟着丁晓云三人起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