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昼夜末(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

颜双单枪匹马杀入战场之中。

无论是书院还是姜家都不清楚来人是什么身份,只觉得这人很厉害,一把亮银枪覆盖周身两丈,在火光不太明朗的地方,那把枪就像是月光下吐着猩红舌头的银蛇,每一招都是稳、准、狠,走入这个范围里的将士,耳畔一阵破空声响起,然后便感觉喉间一痛,似乎流出了什么东西却又无法低头,接着倒在地上,随着失重般的眩晕感坠入永远黑暗。

噗————

又是一枪穿透,枪尖从身前将士的脖颈处露出,然后用力一甩,尸体飞出撞倒了战场里的一片人。

不过瞬间,颜双就已经打出了一片真空地带。如果张暮在旁边的话,他一定会感觉颜双变得更厉害了,相较冀州时的枪术而言,此刻隐隐多了某种‘势’,姿势还是那个姿势,力量还是那个力量,但一招一式间却好似有千军万马立于其后,声势赫赫,有种若有若无般的淡淡威慑。

几十年前的一期【大陆风云榜】上,曾经有篇序:

为将者,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单枪匹马如千军行止,可破倍数之敌,是以冲锋陷阵无不往之利也……

这是序言里阐述猛将意义的开头句,实际上,当今乱世将这句话诠释的最完美的,便是颜双的师父。名刀【新亭侯】的主人杨烨,作为年过古昔的扬州大将,他谋略的水平并不高明,一生征战无数。说不清到底中过多少埋伏,但都每每凭借自身武勇化险为夷,甚至反客为主,成为某场战役的转折点。

勇猛如此,也无怪乎别人会给他【万夫莫开】的称号。

而如今,颜双似乎正在走上同样的道路。

战场之上,亮银枪正划过一道圈,将从右面跑来的书院将士点飞,然后迎着姜家的中关铁骑,右手反握。将刚点出的枪身收回立刻侧马抽出。枪尾竟像是一道鞭!将满身墨色披挂的重甲骑兵硬生生从马上抽下!

一切招式变化。都在眨眼之间。

看情形颜双似乎两不相帮,无论是书院将士还是姜家铁骑只要进入攻击范围,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但实际上。颜双正在往一个方向前行,那里有一样东西,在战场上异常显眼。

铁骑营大旗。

……

整个战场,正在有被分割的迹象。

从张暮的山腰上俯瞰,潘光与颜双两人就好像是两把利剑一样,狠狠的,向中关铁骑的阵型腹地杀去。沿途一路鲜血飞涌,如泉喷溅,从那些倒下的尸体中不断流出,借火光遥遥看去。犹如一条血路!

【大势】:颜双进入战场。

张暮随意看了一眼,便不再有任何理会,他表面上看起来一如平常,但其实心下充满奇怪,他需要思考颜双帮忙的意义以及他此刻的立场。

旁边的老鬼,忍不住‘咦’了一声。作为好友,潘光的武勇他自然是清楚的,但眼下居然又冒出来一位毫不逊色的先天高手,让他诧异莫名,更是隐隐生出些荒谬之感。

什么时候先天武者也这般泛滥?

“这是……”见张暮毫无异色,老鬼忍不住开口相询。

“刺杀院长广君歌的人。”

闻言老鬼一挑眉,眼睛瞬时就眯了起来。“公孙正的人?”老鬼神思机敏,很快就在脑海里捋出了一条线。“奇怪了,为什么要帮书院?莫非他……不想让书院这么早覆灭?”

张暮低着头,若有所思。良久,才好像想到什么笑话似的笑了两声。

“无它,只是不想让姜家占便宜罢了。”

此战若败,青州书院大片地域都将归入姜家的版图,届时,姜家在青州的势力将会进一步扩张。

这恐怕是公孙正最不想看到的。

……

中关铁骑营的大旗,一直在夜风中飘荡。

虽然一支夜袭的队伍居然带着自家战旗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姜家就是这样做了,强大而又雄厚的兵力优势,让这些司隶来的将士们异常骄傲,但古所谓骄兵必败,骄傲一方面会带来难以衰退的高昂士气,另一方面,却也会带来足以毁灭性的自我膨胀。

事实上,眼下的中关铁骑营将领,已经觉得胜利不远了。

“杀啊————冲破书院营地!!”

姜家将领在挥枪刺死一名书院将士后大喊道,他也是名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对于书院这样的自卫军而言,他确实没放在眼里,如果这样的队伍也能打败姜家的话,那么早在几十年前,姜家就该让出天下霸主的称号了。

“怎么回事?!”

多年经验让姜家将领明显感觉有些不对,阵型两翼好像薄弱不少,而且听声音,总觉得金戈声越来越近,还夹杂着少许战马嘶吼的动静,让他心里生出一种淡淡不安。

“有,有人在破阵……”

“破阵?”姜家将领停下手中枪,向混论声响越来越大的两翼看去。西侧,正值一位银枪银甲的身影在阵中突进,枪身好像没有力量,被这人挥舞的急如闪电,每次寒芒一闪都伴有剧烈的金属碰撞,夹杂着鲜血喷溅,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人心生畏惧。而东侧,一名光头壮汉手里拿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长约两丈粗有半指,黑不溜秋的不像是什么武器,倒有点类似寻常百姓家中的烧火棍,只是材质非常,上面黑乎乎的折射不出一点光亮,而且异常坚硬,一棒下去连人带马足足打出一米远。除了些许火星外愣是没半点折损。

姜家将领面色一沉,冷如冰霜。

“居然有先天高手……相当棘手啊。”坐在马上,姜家将领倒也不怎么惊慌,反是沉吟了一下。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虽有两位先天高手,但个人武勇是扭转不了战局的,再给我一时三刻足以打穿对面,只是……墨军中关铁骑为姜家精锐,此次出行司隶已经冒了不少风险,司隶州其他诸侯一直虎视眈眈,又恰逢本家与分家矛盾激增……】

姜家的将领面貌寻常,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气势惊人的大人物,但异常沉稳。对于潘光与颜双的存在并不怎么震惊,端坐于马背之上。很镇定的继续思索着。尤其是考虑到姜家内部的混乱时。让他不由撇了下嘴,目光在营寨里奋勇抗敌的姜云浩身上扫去。

【这支中关铁骑是新军,而且练兵尚未完成。耗资甚重不宜有太多折损。不过,虽然家主跟陆离早有约定,我们只是‘佯攻’,但若是攻破营寨,就意味着打破书院地域北方至中枢的所有屏障,这可是功劳簿上的甲等功啊。至于姜云浩……如果是聪明人,他自己会做出选择的。】

一念至此,其实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姜家将领已经决定要做出变化。

但就在此刻。

远方,漆黑如墨的夜幕上空划过一道亮光。伴随着尖锐而又刺耳的破空声,最终‘砰’的一声爆炸!声音极富穿透,哪怕是数公里之外的地方,也依旧听的清清楚楚。

姜家将领微微眯着眼睛,这声巨响在姜家军事里只代表一个意思,鸣金。

“传我号令,全军收势撤退!”

旁边的将士一愣,随即赶紧低下头,大声应道。“诺!”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