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4完结(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六十一回贤节度抗章陈帝阙新太守展觐入神京

话说尤氏在西山别墅谈起法云寺风景之胜,邀大家同去逛逛。李纨宝钗尚在游移,探春道:“你们只配逛园子里的假山,见了真山倒没有兴趣了。”湘云道:“咱们难得出城的,既到了这里,还不多出去散散?”宝钗道:“逛逛也好,可是那么一绕,又是半天工夫,进城就太晚了。”最后还是王夫人说道:“这里去很近。既是你大嫂子高兴,你们就陪着玩玩去罢。”

于是众人分坐了几辆大鞍车,从山路走去。

不多远,便望见法云寺的山门,进门下车,换坐藤轿子,俗名叫做“爬山虎”,一路抬上去。经过几层佛殿,越上越高,一直上到塔院。那塔院四面,俱是汉白玉阑干,翠栝苍松,周围环绕;再看那后面及左右两面,众山合抱、耸青叠翠,就像一座大屏风似的。宝钗道:“我不懂得风水,只看这形势就很好,可惜被那些老公弄得腥臭薰天,生生把好地方给毁了。”

尤氏道:“从前还有许多碑呢,写着什么孝官、孝孙,又是什么滴里搭拉的孙子,亏得一位都老爷给划了去,若见了那个,更要恶心呢。”湘云道:“若在这里起个山阁住住倒不错,再不然,就是身死之后,在这里做个坟墓,也是好的。”宝钗道:“什么样子不好学?单学那老公的臭样子!你若葬在这里,来世一定变个老公,开口‘奴婢’,闭口‘奴婢’,还带点结巴颏子,那才有趣呢。”探春笑道:“云儿,你敢葬在这里,我叫番役们把你刨出来,扔到大海里喂王八去,连老公也做不上!”李纨道:“你们说的也太寒碜了,管他老公不老公的,咱们看看山景是正经。”大家看了一回,又坐着爬山虎下来,至悦性山房听泉。那山房是一座敞厅,厅后假山缝里有泉水涌出,泻在小池子里,声如琴筑,探春湘云都听住了。宝钗见天色渐晚,不暇流连,即催众人下山,坐上车赶进城去。到了大街上,各铺户都点上灯了。

那天到底多走些路,次日起来,尚觉着疲乏。却因理国公孙子完婚、临平侯老太太逝世、又是锦乡侯七十大庆,都在这几天内办事,王夫人不在家中,一概由李纨宝钗掂对送礼,交情近的,还得亲去应酬,一直没得歇息。那天又是王子胜第二个孙子满月,李纨推身子不爽没去,只可由宝钗去一趟。舅太太因王夫人搬到西山,甚为惦念,问了许多话,留宝钗看看杂耍,摆了晚席,方肯放他回来。一路回至,换了家常衣服,兰香从新房带着桢哥儿过来,宝钗逗他玩笑。

只见素云拿着一封信进来,说道:“这是小兰大爷刚才打发来喜送来的,大奶奶叫送给宝二奶奶看看。”宝钗看那信上只寥寥数语,附夹着一道旨意是:内阁奉上谕:礼部奏“命妇苦节教子,并著义行,请特予旌表”一折,据称军机大臣、都察院左都御史兼袭荣国公世职贾兰之母贾李氏,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兼袭恩泽侯世职贾蕙之母贾薛氏,俱青年守志,教子成名,奉事舅姑,著称贤孝。兹复慨捐家资,于京城内外及四郊各处,遍设施药所,加惠贫户,全活甚众。洵属勇于为善,义行可风。一品命妇贾李氏、贾薛氏,均着加恩准其旌表节孝,照例建坊,并给予“乐善好施”字样,以彰嘉范而昭激劝。钦此。宝钗细看一遍,自甚感激,便将原信仍交素云带回。

次日至议事厅,谈起此事,李纨道:“咱们该怎么办?还要去谢恩不要呢?”宝钗道:“具折谢恩是小子们的事,他们总会办的。咱们若尽尽心,只换上衣服,在省亲别墅磕个头罢了。”那天,贾兰至西山别墅见贾政,也将此事回明。贾政笑道:“他们守了一场,好容易有这个日子,这也是应该的。只是承吴仲翁的盛情,咱们怎么谢他呢?”贾兰道:“吴老师向来讲究清操,此时要送他重礼,一定不收,倒显得不合适,只可随后再补报罢。”

贾政在西山住着,闲时也看看《京报》,却因距城较远,当天不能送到,只能看前一两天的。又过了几天,贾政从万泉湖看荷花回来,坐在廊子上乘凉,忽然想起此事,命小厮们把这几天《京报》都捡来,要看那上头发抄的礼部原折。翻了两三本,总没有寻着,倒看见贾珍的一篇绝大文章,那文章是:钦差大臣、范阳节度使、一等定襄伯兼威烈将军、臣贾珍跪奏:为经国大计,亟宜确定方策,永资循守。沥陈管见,仰祈圣鉴事。

窃维古之贤哲,欲措国家于磐石之安者,必先洞明其得失,熟权其利害,遐察历代理乱兴衰之故,近究时会轻重缓急之宜,然后决策以应机,布治以行远,而非可苟徇浮论,轻率而言制置也。夫立国之柄,寄于大君,得其道则治,失其道则乱。所谓得其道者无他,亦惟居重以御轻,舍缓以图急而已。今天下皆言经武矣,臣以为非其重也,必有控御于经武之上者;今天下竞言改制矣,臣以为非所急也,必有审度于改制之先者。譬之于器,轻重倒持则覆;譬之于乐,缓急失序则乖。故夫舍重而就轻者,取败之券也;务缓而忘急者,召乱之门也。秋毫之紊,贲育莫挽;蚁穴之决,怀襄立成。是不可不慎之又慎者也。

陛下睿智天,削平凶丑,比复恢张百度,以饬纪植纲为主。斯诚英辟中兴之会,而臣工效命之秋也。顾臣犹虑决策之未尽应机,布治之不足行远,疚心如狂,不觉妄发,谨胪举数端以闻。所谓千虑之愚,必有一得者,惟陛下幸留听焉。

一曰安内重于靖外。说者谓“外虞环伺,失今不图,将启豆分之渐。”此恫言也。古之加兵者,必有其辞。而空穴来风、腐木致蠹,抑未闻有无因而致者!鉴于弱昧,而张皇簧鼓,粉饰戈兵。发其端者奋于捶羝,投其隙者利于斗鼠,其为患也,且滋逼焉!比者萃紫濛朴勇之众,规丰沛子之军,以张师徒,宜若可恃。然不戢之焚,古人所戒;非常之虑,圣哲必兢。臣以为“大匠不斫,大庐不登”者,兵家之至言也;“持盈与天,定倾与人”者,史家之通论也。肌革坚者,风邪不入;沙石去者,湟流自安。是当整备以养威,蓄芳力以祛氛邪,厚生正德以培国脉,信赏必罚以振懿纲。锋可不用,而用之必伸;令无不行,而行之必谨。斯所以为社稷自重之计也。

一曰揆文重于奋武。说者谓“军旅之事,非儒素所知,必加甲裳于缨绅之上。”此昧言也。古之命帅者,必以大夫。乃至羊祜缓带,祭遵雅歌,并见重于前史。诚以莅戎者,必兼谙夫天时、地利,与所以范围人心者。呜咽叱吒,鲜堪语此。矧崇武之敝,辄至假韩白以符竹,寄卫霍以封圻。戎绩未彰,民浦滋甚,揆其初望,讵非背驰。昔之专阃,不限治域,而文武互制,用意尤深。臣以为“兵以卫民,靡用陵民”,立国之恒经也。“帅以莅将,必能制将”,行师之定轨也。蕲诸晚近,殆未易言。无已,则惟有编制干军,别居要塞,候令调遣。设有戎事,则临以文通武达之大臣,崇其威柄,寄以刑赏,如经略制置故事。其防勇巡卒,以戡萑苻;地方有司,得节制之。

制军驭将,各有恒规;庶戢厉阶,以规远绩。斯所以为疆圉之奠之图也。

一曰崇本重于利末。说者谓“工商之利,先于农桑,务崇饰而褒励之。”此肤言也。古者重农,因抑末业。贸脂共贱,衣丝有禁,世或病其太过。抑知衣食之源,庶萌攸仰,畎亩所出,万宝以成。即云贸迁之利,巧任之能,苟物材之弗供,将市需之俱竭。故农桑为国之本,亦即工商之本。今通惠之令日繁,匠侩之名俱贵。而求其居贾成名,考工尽利者,千百中无一二焉;求其重装比于瀛舶,上手方于鯷人者,亿万中无一二焉。徒见农丁辍耒,连陇生荆;蚕妇欷觑,斫桑供爨。而异邦之求物料者,且踵集于国门。是我之所轻,而彼犹重之。臣谓补牢之计,首在恤农,以粒民,期于无匮。若田间物产,可资庶工者,官为董计,因地设厂。夫物力不给,则实利亦虚;天材既丰,则惰民亦奋。励以兼功之益,授以资生之术。斯所以为康济黎庶之谋也。

一曰立教重于求术。说者谓“物巧日兴,贵于博收并进。”

斯固然矣!乃至并立国文化而摧弃之,此痫言也。古者yin巧有禁,而《开物》成务,已导其先。飞车云梯,惜无传者。然形上形下,事固殊途;大成小成,未妨兼龋向使绌于技艺,其弊止于朴塞已耳。以求进于技艺,而弃其根柢之文教,是犹病栾榱而废厦,患□瘤而戕躬!必谓风诗相悦,系驷铁之兴邦;薄俗珍今,致官山之阜国。臣期期未之敢信也。窃谓彝伦星日,百世不移,所当守之学官,定为国是。若其洒削新知,冶陶绝艺,足以利民用资众模者,奖掖衍推、惟力是视。深维邹峄养指之戒,勿蹈寿陵学步之讥。斯所以为巩固邦基之道也。

一曰秉礼重于明刑。说者谓“汉唐以来,定律偏于伦纪,戾于时趋,而不可以为训。”此梏言也。古者明刑弼教,义本相通,教之所穷,刑于是作。遐邦殊俗,其为教也固异,其措之于刑也,或亦宜然。若以施于文明俶肇之中邦,则千百年来圣明制法之精意,凌夷以尽!煌煌象魏,蚩蚩聚观。将谓陈平盗嫂,等赠芍之逾闲;曾皙杖儿,坐芸瓜而成狱。蹈禽兽而不耻,薄天亲于路人。浇俗迁流,伊于胡底?臣以为积衰不振,则吹毛所及,尧舜亦疵;踔厉自强,将望风而来,译鞮恐后。

义当从夫居正,事无取于苟同。斯所以为一道同风之冶也。

臣一介武夫,叨窃疆寄,所以不揣拘陋,谬有尘黩者,盖以陛下秉纳言之诚,怀求治之志,含宏覆载,靡有不容。诚恐有华士莠流,挟其隤说,以为尝试。投皭火荧于日月,潢污混于江海,中兴前路,为累匪鲜。惟陛下详省所见,亟行所宜,臣不胜管窥屏营之至。谨缮折奏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奏字下又有“奉旨已录”四字。贾政细看了一遍,心中想道,不料珍儿竟有如此经济!就是文笔也很高古,颇似陆宣公奏议,不知幕府中是谁替他润色的,倒是一个好手。

又看底下还有个附片“奏保将才,奉朱批:金嗣坤着仍以提督交军机处存记。”心中又是一番惊异。原来,金嗣坤的祖父金满堂,本是一个著名匪首,多少官兵拿他不着。荣国公给他一道檄文,语语至诚,劝他归顺。金满堂大为感动,亲自到大营投到请罪。荣国公当面奖慰一番,收在标下,后来做到实缺总兵。那金嗣坤,贾政也见过的,彼时才保守备,不料也位至专阃。又往下翻了两册,见有礼部奏本。留神一看,却是该准江淮节度使请将原任盐政林如海崇祀名宦祠的。此等奏疏,全是按着老套,只中间叙林如海生平政迹。有一段四六,贾政正要细看,却因夕照沉西,那廊上又被大芭蕉叶子遮住,看不清那些小字,便放下歇歇。随后玉钏儿来回道:“老爷的饭摆上了。”贾政就踱了进去。

那林如海在江淮本有德政,一班绅士追怀遗爱,请祀名宦,自在意中。却怪贾珍本是个纨袴,从前书上就没听他谈过政治,何以忽有此煌煌大文?说起来不外两句俗话,一句是“福至心灵”,一句是“学问从阅历出来的”。他自从平定匪乱、移镇范阳,这几年一心一意从安邦定国着想。头一件就是整顿戎备,就那龙武中军底子,陆续扩充,练成劲旅,又用了周姑爷条陈之策,挑选边地及各部落健儿,编练了二十来万精兵。这几年认真训练、扼要驻扎,个个都是干城腹心之眩难得圣明在上,慎重用人。同时,荆襄、江淮、两粤、闽越、黔云、秦陇各重镇,都是文武兼全、公忠体国的大臣,历年剪除奸宄、扶植纪纲,把封疆整顿得铁桶似的。就是那水师,经贾珍一番改编,添造战舰、造就将材,也不似从前专门摆样的。

论起此时兵力,很可以建威奋武,在贾珍之意,只主张安内靖外、养锋不用。譬如一个人气体充实,即使稍受外感,也不足为患。若明乱吃药,或是恃强戕贼,那就糟了。二则,国家的根本在于养士、养民,还得养中有教。养士的重在养他的气节,养民的重在养他的廉耻。譬如一个人家,先要子弟知道学好,合力顾家,那家必定兴旺。不要学别人的虚排场,没有本事单学排场,再学些坏习气。看他走到人前,也像个阔人家的公子哥儿,背地里只会偷丫头、卖东西,外带着吃喝嫖赌,将来还不是败家子么?三则,要帮着朝廷修明制度。一国有一国的制度,一家有一家的规矩。就是有些行不动的,也不能不管好歹、轻重,嘁哩喀喳的都毁掉地他。譬如一所房子,那老年的黄松架子,三二百年不会坏的,漏了挑挑顶,破了抹抹灰,还可支持几时。实在歪了、闪了,就那木架子重新翻盖翻盖,便和新的一样。你说老房子不好,要提另盖个新的。新的还没有影子,倒把旧的梁柱帘扇先拆了当劈柴烧,可叫一家子在那里住呢?贾珍见到这里,一向本着这主意做去,又怕万一他走开了,后来的人未必能知道他的用心。你一个主意,我一个主意,必至枝节横生、前功尽弃。趁着那几天公事清简,便自写出大意,令总文案姓洪的做成奏稿,又和幕府中一往名士仔细斟酌了,方才缮折拜发。

皇上见那封奏说的全是经国良规,当下降了一道旨意,发交各该管衙门查照办理,一面由内阁发抄登报。刚好那天贾政于无意中见着,到上房和王夫人说起,还十分夸赞,只猜疑不知是谁替他做的。王夫人道:“我听说琏儿带去的王作梅,珍儿看他好,留在幕里,也许是他的手笔罢。”贾政道:“作梅笔下平常得很,只公事还熟,这文章那里做得出呢?”言罢,尚嗟叹不置。那姓洪的本是老幕府,且得过记名道,却不常到京,与贾府并不认识,始终不知是他做的。这且按下不提。

却说贾琏自从调任陈州,做书的忙着说那贾府和宝黛之事,一直没提到他,如今又要从头叙起。他那年在范阳见了贾珍,不久即挈眷起程,前赴汴剩到汴梁,先赴各大宪衙门禀到,节度使知道他来历不小,即时接见,待遇甚优,次日便悬牌饬赴新任,贾琏禀谢下来,又见过司道,即带同平儿母子,一路起旱往陈州去,好在没几天的旱路。

到了府城,先安下公馆,接印拜客忙了几天。俟前任腾出衙署,便同眷属进衙居祝那同知本是闲曹,却也碍着体制关防,不能出去闲逛,只同当地绅士们偶然宴会来往。贾琏一向散荡惯了的,觉得非常闷气。过几时,和府衙门几个幕友混熟了,也时常请他们至后园桐桂堂饮酒闲谈。幕友中一个钱谷,一个书启,都是会唱的,大家吹吹唱唱,借此消遣。茝哥儿此时也十来岁了,另请一位西席教他念书。平儿在衙门里又添了一个姐儿,起名顺姐儿。在平儿月子里,贾琏更憋闷的受不得,只可知丫头们混闹。好在本府仰慕贾府声光,反而恭维贾琏,相处得十分浃洽。那地方民情敦厚,几个有名绅士也都和贾琏要好,到省里见着大宪,都说贾丞是个方面之才,可惜置于散地,无从展布,大宪也听在耳朵里。

那天,贾琏在签押房看公事,小厮们拿着一封京信上来,看那封面,乃是贾蓉寄来的,拆开细看,方知贾政告退,移居西山养病,以及贾蕙升任阁学,贾权特赏进士等事。贾琏想起好久没写信给贾政请安,又没有去信道喜,似乎说不过去,当下便写起禀帖。他写信是很不容易的,又是写给贾政,更不敢大意。先另纸起个草稿,改了又改,然后誉写。刚刚写了一半,执帖家人上来回道:“府大老爷拜会。”贾琏吩咐请进,一面忙换衣冠出迎。那知府名叫贺云升,是个绍兴人,刑名老夫子出身,连捐带保,不几年做到现在地位。

当下宾主见礼,让在炕上就坐。贺云升满面含笑,向贾琏道喜道:“寅兄大喜!刚才兄弟接到省信,方伯挂牌,把老兄题补卫辉府。公事已经出去了,不知老兄得信了没有?”贾琏道:“教弟还没得着信。我们同班里有几位在任候补府,教弟名次还在第三、四上,未必补得到罢?”贺云升道:“兄弟是得着坐探家人的来信,他们向来不会错的,这回大概是酌补。老兄宪眷既垄官声又好,这也是意中之事。”贾琏道:“一向深蒙关照,这一来又要分手了,不瞒太尊说,真觉得依恋不舍。但愿太尊早日荣迁,若得到河北道那缺,却也不坏。”贺云升道:“寅兄厚意可感。只是那位首台就是个挡人碑,要调首就不易呢。”贾琏道:“太尊刚才说公事出去了,不知是方伯的详文,还是节度的题本?”贺云升道:“他们说的是方伯详文,大概院上的公事,也不会耽搁的。若是部里核准下来,只怕还要送引,寅兄先要托人,向部里招呼才好。侄少大人不是做过吏部左堂么?”贾琏道:“这种小事,托堂官是不中用的,好在还认识几个经承,一半天就经耸们写信去。”贺云升又说了许多好话,紧赶着又要和贾琏换帖。这也是官场中向来的习气,贾琏自不便推辞,彼此叙起年庚,贾琏大了两岁,便即改称“二哥”,又要进内见二嫂。执帖家人进去回了,平儿推病挡驾,贺云升又坐了一会方去。

贾琏等他去后,回至签押房,又是一班家人上来叩喜。随后方才宽了官衣,重又写家信,并将此事添上。又提另写了几封金店和经承们的信,无非是切托招呼并许给他们小费。写完了,才交给兴儿寄去。那经承们颇讲究交情,又有了小费,岂有不赶紧办的?不多几时就核准了。等到奉旨依议,经承们一面办了回咨,一面写私信通知贾琏,贾琏得信大喜。

又过了十来天,省里行知下来,便即束装上省,到节度使和两司首道各处叩谢。节度使正要仰攀贾府,见贾琏也是称呼二哥,又道:“此番卫辉出缺,方伯另拟有人,兄弟主持公道,非借重二哥不可。”贾琏极致感谢。节度使谈锋颇健,说了半天的话,大半是自夸政绩,又悄悄的说些私话,托贾琏在贾兰处关说。贾琏只可答应,这才端茶送客。第二天,便将送部引见的咨文提前办了送来,贾琏又上衙门谢了,随后在省又拜了两天客,方回陈州。贺云升和新任同知及通判知县等轮流设饯,绅士们与贾琏向来要好,也纷纷具帖来请。河南北的官场都讲究厨子、酒席,贾琏又雅量好饮,有的猜枚行令,有的顾曲征歌,一直热闹了半个多月。

那天从绅士史主事家里赴宴回来,和平儿商量行计,平儿道:“我久已想家去瞧瞧,咱们一起走罢。”贾琏道:“你去了,又得多带人、多带行李,这笔盘缠就可观了。横竖我引了见就回来的,你去干什么呢?”平儿道:“咱们就要往河北去的,绕一绕京城也没有多少路。我去也不是闲文,奶奶存舅奶奶那笔钱,趁此清理清理。你若怕我去看着你,我才不管你的闲事哪。”贾琏笑道:“那是为这个呢!你既要去,先打发一批人和粗重行李,到卫辉去等着咱们,只剩贴身服侍的带去罢了。”当下商量定了,便结束行装、雇赁车辆,赶着料理起程。

李纨宝钗先得了信,仍旧将凤姐从先住的那一院吩咐管事们打扫铺设起来,给他们居祝刚收拾齐了,贾琏等便已到京。

那天,一群车辆进彰仪门,门上看税的巡丁先见了“河南卫辉府正堂”的旗号,以为外官来了,一定可以榨出些油水。及至拿出贾琏名片,知道是贾府的,就顺顺当当地放他过去。

平儿回至荣府,把行李安排好了,嘱咐nǎi子好生看着姐儿,即入园来寻宝钗。宝钗正往平儿处,在半路上相遇,笑道:“平嫂子,我正往你那里去哪,你倒走了来啦。”平儿道:“宝二奶奶还和我客气么?”于是同向行去。平儿走着说道:“我去了这两年,没一天不想着家里,睡梦里还在这园子,大家一块儿玩,这可到了家啦!”宝钗道:“我们每次聚会,也是想着你,你倒比先胖多了,到底外衙门里舒服。”平儿笑道:“你估量我们出去是享福么?一年到头圈在衙门里,要找个说说话的也没有。二爷还能喝喝酒、和师爷们闲凑凑,把我可闷坏了。”宝钗问道:“大太太见过了么?”平儿道:“我刚下车,那院里还没去呢。咳,就别提了,咱们到你那里细谈罢。”

一时走进院内,宝钗让他进屋坐下,平儿方说道:“宝二奶奶,你是知道的,同知的外号叫做‘点头大老爷’,普天下都没好缺。我们二爷一节挤对五百银子给大老爷寄来,也就很竭蹶的了。大老爷还好,那大太太断不了三天五天就写信来要钱。先前还说是大老爷没做事,后来大老爷出来了,也是这样。来了一封信,不管;接连来了三四封,还能够不寄钱么?寄了不到十天八天,可又有信来要了。”宝钗道:“大太太这么一把的年纪,那脾气怎么还没改呢?这真亏你对付。”平儿道:“这还算好多了。二爷小的时候,骂起来就是大半夜,牵枝带叶、叨叨不断的,他也不嫌累。老太太实在看不过,才把二爷叫到这边来的。”

一时又说道:“宝二奶奶,你真福气,蕙哥儿这么大就做到这个分儿。我在远处听见,都替你喜欢。”宝钗笑道:“这孩子发达太早,到底不大懂得世故,还亏得这两年在书房里,跟着老前辈们练习练习,才算好点。你们茝哥儿也不小了,定亲了没有?”平儿道:“也说过两家,还没说定,我的意思不打算给他早娶,还是念书要紧。”又问道:“你这一向到过太虚幻境没有?可见着我们奶奶?”宝钗道:“你走后我又去过几回,连大奶奶、史姑娘都去过。你们奶奶很好,常问起你们。我和他说笑话:总有一天把琏二哥找了来,叫你们团圆团圆。想不到你们真回来了。”平儿道:“我从那回听你说,就想去见见我们奶奶,下回你若去,千万别忘了带我。”宝钗道:“你放心,我一准带你去,可不定在那一天。”平儿道:“总得在二爷引见头里才好,引见下来,只怕说走就要走了。”

随后又问问贾政王夫人山居的情况,谈些河南近事,方去寻李纨。

李纨讷于语言,只略谈家务,又告诉他巧姐儿添了两个外孙,刘姥姥年纪太大了,近来久不进城。倒是老爷太太搬在西山别墅,离他们村里很近。平儿道:“我明天给老爷太太请安去,趁便姐儿,也许带他进城来住祝”因要往邢夫人处,只坐了一会便去了。

那天贾琏到家,卸了装、吩咐小厮们开发了车辆,忙至东院见贾赦。贾赦正在书房里和一班清客闲谈,人回“二爷上来“,贾琏即上前磕头。贾赦见他升了知府,引见进来,面色倒比往常和霁,略问些任上情形,又道:“你二叔住在西山别墅,你一半天就去请安,别忘了。”贾琏答应了,见贾赦又同门客说话,方进去见邢夫人。邢夫人平日不关痛痒,却也要装假面子,又因卫辉是个繁缺,将来可多望接济,倒问长问短很敷衍了一阵,直至平儿过那院去,贾琏方才退下。

当天便去寻贾蓉、贾蔷、薛蟠、冯紫英一帮人,从此连日应酬:这个请馆子,那个请听戏,还有请吃像姑酒的。冯紫英请贾琏到他家里,仍是那一帮人做陪,叫了几个会唱的女孩子,大家轰酒听曲整闹了一天。随后又和金店经承们见面,彼此拉扯,那应酬越发多了。中间除掉往西山别墅去了一趟,顺路贾兰、贾蕙,其余日子都是花天酒地、追欢取乐。他在外任闷了好几年,任上回来,多少总有些敷余,好容易和至亲好友又聚在一起,就像笼子里的鸟儿刚放了出来,先要抖擞抖擞他的翅膀,把赴部投咨、候期引见的正经事,倒丢在脖子后头了。

此时大观园中,因平儿回来,众妯娌姐妹你来我往的,也觉得热闹了许多,探春、宝琴、邢岫烟知道此信,都来看望平儿。那天李纨宝钗商量,就藕香榭做一局,公请平儿接风。只那日期须大家得空,方才合适,一时斟酌未定。不知是日有何热闹?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十二回晷逼西山蹉跎伤暮浆倾北斗宛转回春

话说探春和薛宝琴、邢岫烟等商量,就藕香榭设席,替平儿洗尘,大家都愿凑份,只日期斟酌不定。这个要挑近的,那个又要挑远的;这个说那天必到,那个又说那天我家里有事,随便另改一天罢。宝钗笑道:“这样商议,只怕平嫂子走了,这局还凑不上呢。大后儿是荷花生日,索性就定在那一天,就是家里有事的,抽空儿来一趟,也耽误不了。”可巧那天大家倒都有空,平儿头一天到西山别墅去,顺路把巧姐儿接了回来,探春又添请了尤氏婆媳和湘云、惜春、兰香,分成两桌。

此时荷花正盛,藕香榭一带开得密密层层。那藉香榭三面临水,檐下俱有碧油绸的卷筵,垂着白绫飞檐,角上还悬着小金铃。宝钗叫莺儿秋纹等将荷柄上挂起彩幡、系着绛缕,以表替花祝寿之意。廊子上又摆了二三十盆建兰,荷香兰气、一片氤氲。靠着栏干,摆的都是斑竹桌椅,大家到齐了,散坐乘凉,说些闲话。探春道:“那回替平嫂子饯行,仿佛眼前的事,算起来也有好几年了,日子真过得飞快。”湘云道:“岂但快呢!宝姐姐都抱孙了,珠大嫂子眼看就要见重孙子,这不是后浪催前浪么?”平儿道:“你们都不显老,宝二奶奶更少形,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儿,到底家里比外头好。别的不用说,就是眼前这点乐,外衙门那有呢!”尤氏笑道:“你是爱受那个罪。我就不要那排场,任他们怎么说,也说我不动。”平儿道:“我那有大福气呢,若不是鸾姑娘、凤姑娘在任上服侍大爷,您也放不下心罢。”宝钗道:“我们也好多日子没有凑啦,倒是你回来了,大家才见见面,那有从前热闹?”探春道:“从前家里有多少人?如今太虚幻境先分去了一半,在家的又分了西山、海淀好几下里。幸亏两位嫂子没搬去,若都去当老太太,咱们回来可找谁哪?”宝琴道:“我倒来过好几趟,怎么李家二妹妹、三妹妹总没有来?”李纨道:“纹妹妹自从那回小月,一直多病,新近才好;绮妹妹跟妹夫到兖州任上去了。”

尤氏道:“他是几时放的?”李纨道:“甄妹夫去年京察记名,四月里放的,三妹妹临走还来过一趟呢。”一时席间上到银肺,平儿道:“我见柳嫂子在西山呢,这是谁做的?”宝钗道:“这里小厨房补了秦嫂子,我叫他试做的,你们尝尝如何?”平儿笑道:“就是那秦显家的么?那年他替了柳嫂子,白赔了许多应酬,只做得半天,到底被他巴望到了。”宝钗道:“现在的小厨房可不如从前了,说不定还许赔点嚼裹呢。”

那边席上,岫烟和巧姐、胡氏、兰香诸人,也不断的说笑。

巧姐向胡氏道:“蓉大嫂子,为什么不把侄儿带来?我很想瞧瞧他。”胡氏道:“奶奶那里放心呢。白天怕热着,晚上又怕凉着,带来也是闹得慌。”巧姐又道:“我回头去看桢侄儿,又有两个月没见他,只怕见我倒要认生了。他们说珠大妈要得重孙子,多半是小小大奶奶有喜信罢?”邢岫烟道:“一听‘小小大奶奶’怪可笑的,细想也只好这么称呼。他们家三辈大奶奶,可叫人怎么分呢?”少时席散了,又看了一回荷兰,大家都贪这时凉快,坐至掌灯后方散。

兰香陪宝钗至,说起上头要派侍郎、京堂各大员去祭告五岳,只怕贾蕙又要派上。昨儿有信回来,叫赶着捡理衣箱,宝钗道:“夏天出去,只当逛逛山,倒也有趣。只是路上太热了,得多带些暑药,自己用不着,也好施人。”又说了一会话,兰香因惦记桢哥儿,便回房去。宝钗也有些乏了,先在小榻上歪着,莺儿过来道:“姑娘起得太早了,还是早点歇着罢。”宝钗起来,即令他服侍卸妆、收拾就寝。

刚要睡着,忽听黛玉叫声“姐姐”,说道:“老太太叫我请你,有要紧的事呢。”宝钗忙问何事,黛玉道:“还是为的老爷,老太太急得不了,咱们就走罢,有什么话到那里再说。”

宝钗不觉随着他出了府门,一路走得甚快,如同腾云驾雾似的。宝钗道:“妹妹,你走慢点,就是急事也不在这一会儿。”

黛玉笑道:“你也是服过丹的,怎还不及我呢?”一时宝钗想起平儿的话,又道:“我答应带平嫂子来的,你这一赶碌,就把他忘了,怎么对得住他?”黛玉道:“走了这么一截路,难道还折回去不成?只可下回再说罢。”又走不多时,便到了赤霞宫。

黛玉带了宝钗,直往贾母处。见贾母歪在炕上,珊瑚在一旁捶腿,宝玉迎春都坐在炕前一排椅子上,凤姐只站在地下陪贾母说话,先看见了他们,便笑道:“你们去的快,来的也不慢,比咱们西府里到东府一趟还要方便。”黛玉道:“老太太那么着急,还不赶紧着回来么?我到家里就没有歇脚。”宝钗道:“老太太叫我有什么事?咱们先说正经的罢。”贾母皱着眉头道:“宝玉带回去的丹药,你老爷到底吃了没有?”宝钗道:“我和三妹妹劝了两回,太太更说过多次,老爷就是不肯吃,那丹药还搁着呢。”贾母叹道:“这么老了,还叫心,真是没法子。昨儿地府来信,说你老爷阳禄快满了,宝玉他早就知道,着急的了不得。这孩子也有点心思,说老爷最孝顺,老太太带话去一定肯听的。他本想亲自去一趟,他们又不放心,只可找你来,传我的话给你太太叫他劝老爷赶紧吃了罢,再迟就来不及了。”凤姐道:“老太太要想拿话打动老爷,还得说重点才好。”贾母道:“你简直告诉你老爷,他往常都听我的话,若是他还想孝顺我,再听我这一句,我决不会给他当上的。”

宝钗连声答应,贾母又道:“我这回不多留你了,你们三个人家去说说话,明天一大早就回去罢。”宝钗道:“此刻还早呢。”于是大家又说些闲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