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4 总监Neil,甲方客户的洋枪尝鲜(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猎头工作中,那些公司的ceo、各个bu的总监、部长、经理们,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无论是和我们签署的服务协议,还是最后大家达成的录用offer,他们签字的位置,都是“甲方”。

如果说那些求职者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的话,这些甲方客户,就是我们长期的饭票。

我们猎头之所以都要取一个英文名字,就是为了方便和欧美企业的人事总监、以及各个重要位置的老外打交道。

夏天来了,城市中心的高档商场shoppingll,绝对是爱美的、爱露的女人们的绝佳去处。

周末,好容易从床上爬起来,吃过unch好好打扮了一番,上身一条修身而随意的圆领无袖t恤,下身一条丝质热裤,正在商场闲逛。(英语早午餐,即早餐eakfast加上午餐lunch的成词,通常只有在周日才吃,老外们常常把它叫做“sundayunch”星期天早午餐)。

“hey,tracy!”突然有人拍我肩膀:“sogladtoseeyouhere”

嗨,tracy,很高兴在这里看到你。

头,仰视,是五强ugc公司的技术总监neildouglas尼尔道格拉斯,38岁。和诸多外企在中国高层一样,也是离了婚,到中国玩玩的。此人在中国两年半,据说女朋友换了两位数了。

“suchabeautifulgirldawdlingalone?whereisyourhusband?”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逛街,你老公呢?

“johnsonhasbeingineuropethroughtheendofthisyear,sincethefeuary”我一脸无辜的答:“我老公johnson三月份就被派去欧洲了,年底才能来。

“oh,dear,sopoollittle”上帝啊,小可怜。尼尔摇着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我用两个小拳头做了一个揉眼泪的卡通动作,然后抬头问他:“sosadanyway,whatidoforyou?dear”不说这个了,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尼尔耸耸肩:“itispainfulfortobuyyselfuldyoudeafavortohelpyouknowthathrusttheir-selves”买衣服太痛苦了,你能帮我把把关吗?不是常说,男人相信女人,女人相信自己的眼睛吗?

“sure,itispleasure”当然可以,乐意效劳我抬头,伸手和他做了个击掌的动作。

老外就是屌,人民币在他们眼里就跟纸一样。半天功夫,在我的参谋下,买了三条短袖,四件t恤,三条裤子,两条皮带,一双鞋。

为了犒劳我,neil请我下午茶。客随便,吃了牛排,喝了鸡尾酒。

酒足饭饱,从今天看到我第一眼起就盯着我的脖子、肩膀、大腿、手臂,时时偷瞄的尼尔,突然抓着我的手,满眼诚意地看着我:“honey,hynot?”为什么不呢?我痛快地答应了。毕竟,客户就是上帝嘛。

尼尔住在公司给他租的高档酒店公寓。进了门,他给我指了一下酒柜:“pleasehelpyour-selfifyouherestro,overthere”自己动手,随便喝点什么饮料。厕所在那边他自己则抱着一堆东西进了卧室。

吃饭的时候饮料喝不少了,我先去卫生间放了放水,补了补妆。到客厅小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靠在大大的沙发上,浏览着尼尔随手放在茶几上的playboy花花公子画报。

不一会儿,尼尔从卧室出来了,明显在卧室带的卫生间洗了一下,上身是adidas大背心,下身沙滩大短裤,健壮的肌肉,浓密的胸毛、腿毛,显示着年轻时候大学橄榄球队队员的这个美国男人,身体素质绝对不亚于中国二十出头的棒小伙子。

neil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坐在沙发另一头,心思完全不在酒上,冒着火的眼睛盯着我放在沙发上的两条雪白的长腿上。正应了adidas的寓意:alldaysidreassex我每天满脑子都是性交。

我看这火也烧得差不多了,抬头,做出疑惑的表情打破沉默:“neil,whereisyourprettygirlfriend?”你那娇滴滴的女朋友呢?

尼尔这才收色迷迷的眼神,啜了一口威士忌,很委屈的样子:“weseparated,becausesheistoowild,toohoteastladyshouldbepeacefulandquiet,likeyou,dear”我们分开了,因为她有点太野,太风骚了。东方女孩就应该很文静,很温婉,就像你一样。

“like?quiet?iaot!”像我一样,我也很狂野的!

我把那个a重了口音。

仿佛被我刺激到了,尼尔楞了一下,跳起来就要抱我。我早就起身,他扑了个空,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迷惑地看着我,在猜想我下一步的动作。

我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白兰地,哄的一声,酒气冲上我的大脑,好high的感觉。

我伸手到脑后整整头发,头一脸坏笑地看着尼尔。一米九几的大汉,脖子比我腰还要粗、健壮的胳膊上毛发浓密,健壮的男人就是性感啊。

看着风情万种的我,尼尔的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那两腿之间,沙滩裤微微隆起,隐约看到擀面杖一样长的一条东西。

我走过去,抬起右腿,穿着凉鞋的脚直接搁到了他的肩膀上:“buddy,what『sup!”哥们儿,你想闹那样?

尼尔喷火的眼睛,顺着我紧致修长的小腿、圆润光滑的膝盖、浑圆笔直的大腿,一直望过去。我能确定,他能看到我黑色热裤里面同样是黑色的t字裤。

大块头喉咙里发出雄性野兽才能发出的咕哝,抓着我的脚踝,一侧头,舌头就舔上了我的凉鞋。然后,隔着鞋带,在我白皙的娇小赤足上亲吻。

“oh,honey……sobeautifulfoot……sosexy……”哦……小心肝……好美的玉足……真性感……尼尔解开鞋扣,小心翼翼地脱下凉鞋,舔着我的脚后,爱抚着我的脚背和脚心,把我的的五根脚趾全都含进嘴里亲吻。

周末没有刮胡子,短短硬硬的髭须扎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左腿差点站不住了,喉咙里也轻轻开始娇喘起来:“oh……oh……bigboy……suck……”

哦……大男孩,……舔我……尼尔舔吸吮着我的脚趾,粗糙的大手爱抚我的脚踝,我的小腿被他的大手整个都环在手里,向上撸着。滑过膝盖,指头小心地在我大腿上抚摸:“oh……sobeautiful……crea……”这么美,这么滑腻……他的手几乎要碰到我的内裤了,我轻轻笑了一声,右腿缩来,抬手扶起他的下巴:“buddy,iahanyirlfriend?”哥们儿,我是不是比你女朋友还要狂野?

尼尔嘴里咕哝着:“yes……yes……youaresocharng……sheisabitch,butyoudarling……is……baby”何止啊,你是这么充满魅力。她是个婊子,而你,是我的天使……宝贝儿……你让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咯咯一笑,推开他抱着我屁股的大手,弯腰脱下左脚凉鞋。然后,褪下热裤,扔到一边。双腿跪在他大腿两侧的沙发上,抬手把上身的t恤向上拉,露出蕾丝的胸罩,紧紧扣着白皙的双峰。

大块头眼睛充血,看着我的动作,伸手环抱着我的腰,把我的身体拉过去,头埋在我的胸下,嘴唇含着我浅浅的肚脐,舌头伸进去。

毛茸茸的胳膊和髭须,扎得我一阵麻痒,我抱着尼尔的头:“oh……badboy……”哦……坏孩子……尼尔把我的t裤带子往下拉,大嘴拱着我光滑的小腹,叼着我的阴毛,直咽口水。

我的小腹一阵发热,感觉到小屄里面有爱液渗出了。他好像闻到了味道,呼吸变得急促了。我配着他把丁字裤脱下来。

看到我的阴毛覆盖着的丘阜,尼尔咽了一口唾沫:“oh……pooljesus……itissoniygodness……”啊,这么美,我的女神啊……我左脚站在地上,右脚抬起来放到沙发上,大腿分开。尼尔跪在地上,抬着头,舌头伸长,沿着那粉红的肉缝舔起来……“oh……boy……oh……”我轻轻呻吟着,胡茬扎着我的阴唇,舌尖深深插进去。我抱着尼尔的头,爱液汩汩涌出。

“oh……honey……oh……”,尼尔舌尖顶着我的小豆豆,把爱液都吸进嘴里。

我的身体轻轻扭动,享受着尼尔有力的嘴唇和舌头的侍弄。尼尔的大手,抓着我的翘臀揉捏着,手指还不时爱抚我的肛门。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如此的美妙、刺激。

过了一会,头仰得累了,尼尔坐到沙发,脱下沙滩裤,低头示意我:“dear……honey……pleasekefree”甜心,让我解放吧。

我蹲下身子,甩甩头发,小手伸进内裤,好粗啊,我的手根本握不住。

我拿出那条肉棒,哇……几乎和我的小臂一样长,一样粗,我还真有点害怕呢:“itishuge……itsafraid……”好大啊,吓着我了呢,我怕……尼尔扶着大鸡巴,耐心地开导我:“honey,……itiskind……suckit……dick。”甜心,它很温柔的,舔,舔我的鸡巴。

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打量着西方的肉棒,它确实很大,却不像欧美a片中的那么狰狞恐怖。它白白的,硬度明显没有中国男人那么硬(陆风那种猛男型的除外),龟头和棒身的连结也很柔和,龟头没有那么突出。

和中国男人直统统上下一样粗细的肉棒不同,这个大家伙从中部向下慢慢变粗,真的像是我的小臂一样,根部的直径应该是插不进去女人的穴吧。

还要一点不同的,下面没有毛。

我抬头问:“itwasshaved?”你剃毛了?

“yes,ithyeasterndonotlikeshaving”是的,我剃过了这样很卫生。我们真搞不懂为什么东方人不喜欢剃毛。

我释然,这个男人还是很贴心的,应该不会粗暴吧。我先在那龟头上舔了一下。尼尔身子一震:“oh……honey……”

我开始学着看过的小视频那样,做起了blowjob说起来挺惭愧的,我和强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这样的,他总说太刺激,受不了。

这次捧着这个大尺寸的宝贝,真的要好好实践实践了。

尼尔刚才很体贴的冲过了,没有什么怪味道,只有一点点充满男性魅力的荷尔蒙气息,我竟然喜欢上这个大东西了。也许是不够熟练,我的牙齿不时蹭到那大长屌上的肉,让尼尔不住怪叫。我试着吞了几下,太长了,根本没办法深喉,倒把我呛得直流眼泪。

尼尔果然是个中高手,大手爱抚着我,不是鼓励着:“oh……honey……niakeitwet……withyoursaliva……”亲爱的,甜心的舌头真好,用你的口水,把它弄得湿湿的。

我舔着那迷人的大肉棒,小手捧着两颗沉重的大蛋蛋,我下面的小穴想象着插入后的饱满感觉,水水流个不挺。那大肉棒也在慢慢变硬,我有点害怕它会弄疼我娇嫩的小屄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