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故事】第一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p作者:biyuda

山村叫磨盘沟,是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小山村。

那一年我刚满二十岁,二十岁的我精壮而又剽悍,村里人都说,虽然我没有

考上大学,但下田劳动绝对是一把好手。

接连复习了两年,考了三次大学都没有考上,作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里

实在是无法供我继续耗费时日。

我认命了,咋活不是活,难道非得上个大学,才是活人过日子吗!我开始跟

着父亲下田上山,很快,我就能够独当一面,成为了一个干农活的好手。

村东的杏花嫂经常请我给她家帮工干农活,她常常夸赞我农活干得好,她不

仅及时付给我工钱,而且总是好吃好喝招待我。

杏花嫂三十出头,她男人叫满仓,是一个身体孱弱但却头脑活道的庄稼人,

前些年一直在县城贩卖各种时令商品,最近几年,他一直不在家。

村里人传言,杏花嫂的男人串弄了一个南方女人,和那个女人去了深圳,把

杏花嫂和儿子撇下了。

但杏花嫂却一直在极力辟谣,她说她男人并没有撇下她娘俩,每月都给她往

寄钱哩。

事实究竟如何,我不了解,也没想去了解,我只知道,我很喜欢给杏花嫂帮

工,不仅仅因为她的工钱给得及时,不仅仅因为她好吃好喝招待我。

三十出头的杏花嫂丰满而又性感,浑身散发着熟女诱人的气息。

二十出头的我,正是最躁动不安的时候,杏花嫂饱满的奶子和肥美的屁股,

是我最喜欢看到的东西。

也是我每天夜里手淫时最渴望的东西。

杏花嫂对我很好,那种好,明显含有一种暧昧成分。

她是出钱雇我帮工,按说,她不需要帮我干活,但我干活时,她却总是挨挨

擦擦到我身边,帮着我一起干活。

一起干农活的过程中,她彷佛有意给我展示她的丰乳和肥臀,并且经常会在

经意或者不经意中,用她那成熟而又性感的身体蹭到我。

在我的面前,她的神情总是既娇羞又骚媚,说话都比平时娇媚许多。

这一切常常让我怦然心动,我那年轻而又躁动的大鸡巴,常常会充血勃起。

我隐约感觉到,我和她一定会发生一些故事,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故事会

如此淫艳,并且会来得这么快!就在那年秋天,苞米成熟的时候,杏花嫂请我帮

她家收苞米。

那是一个秋阳娇艳的上午,吃过了杏花嫂给我做的丰盛可口的早饭,我拎着

挖苞米秸秆的短锄头,拉上架子车,下地干活了。

因为给她家做过许多农活,她家所有耕种的地,我早已熟知,这一次,按她

的吩咐,是山坡上的一块地。

我干了不多一会儿,杏花嫂就来田间给我帮忙了。

我知道阻止不了她给我帮忙,但也照例客气了几句:嫂子,你甭干了,你

是出了钱的,咋好意思老教你帮着干哩?

这有啥嘛,腊腊去学校了,我在家闲着也白闲着,再说了,是我自家的活

儿,我帮着干干,早点安顿停当,我也就不操心了。

腊腊是杏花嫂的儿子,因为出生在腊月,所以小名叫腊腊,他刚过十岁,在

十几里之外的小学读书,杏花嫂的家里,就是她们娘俩,再没有其他人。

我知道阻止不了杏花嫂,也就不再说什么,更何况,借着这样的机会,我又

能饱览她的丰乳肥臀,何乐而不为呢。

这里的坡地远离村落,除过收种庄稼的时节,平时人迹罕至,在这个秋阳娇

艳的上午,邻近几块苞米地的人还顾不得来这里收获,这里除了我和杏花嫂之

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大山冷峻而洪荒,飒飒秋风一阵一阵掠过山坡,带来远山上的木叶芬芳,同

时吹得苞米叶子稀里哗啦乱响。

我挥舞着短锄头,把一人多高的苞米秸秆一颗接一颗挖倒在地里,杏花嫂戴

着一双手套,她紧跟在我的身侧,蹲着身子,噘着屁股,从挖倒的苞米秸秆上掰

苞米棒子。

虽然是秋季,但秋阳娇艳的日子依然有几分暑热,杏花嫂穿着一件桃红色小

衬衫,一条黑色薄料长裤,她那饱满的乳房彷佛呼之欲出,肥美的大屁股被薄料

长裤勾勒得愈发性感。

我裤裆里年轻的大鸡巴不由得躁动了起来。

我发现杏花嫂好像没有穿内裤,她噘着屁股掰苞米棒子的时候,肥美的大屁

股把薄料裤子绷得紧紧的,我仔细看了好几次,都没有看到内裤边缘的痕迹,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