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世界調製模式 - 極品家丁 五(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同人】世界调製模式-极品家丁五作者:222(五)初五来一看,小受奖励已升上了中级会员,除感谢,也只能涕淋加感谢,却是小这几日去考了驾照,加之公司在长假之际安排去了远地受训,两训共计7天,却割开成了三次,小也不好受。

这季节,那日头...只能未训先软,然后再被晒成了乾。

却说那林立一别已有两月,小编一逃也快2天,言归正传,那香君小罗莉自有任务在身那是另一个故事了,林立却是两天前自荐任了萧家集团的“太上大老爷”

一职,也成功了。

第一个任务却是参加江南商会的年会,那年会却是为了商议今年的利益分配。

料想这一世没有那香水,萧家却是会比上一事更加被动,且看那风捲云起,流金华年。

林立无聊翻着资料端坐这方,老实说压根看不懂,也不想看,却是注意力大部分放在这房里的那两人。

福来大客栈,这次林立挑的会场,自二楼向上来到三楼首先是一个小广场,上置一小檯供哪方大掌柜小少东言那营生划分之事。

外围七八间小房,房门皆对中央,可开可阖,当台上讲那营生,想听想插足就开,无那意思或圈子离太远就关。

煞是有模有样,房间坐的却是依照江南各城各方商会而分,粗略不细,你想与他城老友一坐,你想与背后同一座山的老爷坐一起,也没人去管你。

整个会场煞有其事,却是热热闹闹,唯独萧家却是单单一家包了一间房。

其中不乏林立这房中...,被林立一运异能所造成。

但今年萧家被南京城地域两层商会排挤却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进行到哪了,喔,厂子被陶家及另两家幌子给“兼管”,蝉农佃户也被李家兼管了,南京城外各处据点给各方商会给兼管了,剩下南京城内的两家,但南京城的衣料份子却只留了一成半与萧家,美其名统一各方营生,做出一番大事业,也免了商户户争损了朝廷岁收,再有几个纺织监作给予压力,题中之意不言而喻。

这房内仅有林立,萧大小姐萧玉若,及萧夫人萧婉君。

这一日大上午萧家的各份子都是在现任萧家“太上大老爷”

林立林老爷首肯之下任意让了出去了。

“呜呜...呜呼..哼哼...”

却是萧玉若越发着急却碍于小嘴里含着某物作不得声。

却看萧玉若着鹅黄小亵裤,大红鸳鸯掬水肚兜,如是一般女子这下便落了艳俗,但萧玉若不是仙子,也不是俗人,却是那大官府人家的女子,兼之大商之后,一身俐落娇俏、精明可爱的气质却是得到了衬托,恰是半点乌云落月萤,夜路小菊醺风香。

这时萧玉若却是跪坐在了大老爷前半步右四十五度角处,两条藕白玉臂背在了小脑袋之后,嘴中啣着一颗搂空咬球,正哼哼哈哈的对着大老爷吭嗤。

看脸上表情非是对于本身情况的难堪,原来这是对于家族里太上大老爷所作决定反抗的应有之罚,况且这尚是夏秋烈日高涨的季节,大老免去自己外衣外裤已是大慈悲,虽则自己还是出了点香汗,但还是能看出大老爷对后辈的疼爱。

萧玉若却是着急于大老爷不断地让利,虽则浅意识里生不起大老爷做错的念头,但面对“现实”

却是有一股难忍的无法接受,直想提醒大老爷,奈何正当受罚,却是难耐异常。

“哼哼....呜呜呜...嗯呜呜呜呜...”

大老爷阿大老爷阿,情况有异阿!咱们萧家份子越来越少了啊!“婉君,再来颗葡萄”

却是萧夫人仅着小亵裤,上身全裸伏卧在大老爷跌坐的怀里,那堪比男人巴掌大的酥乳,那尤自粉嫩的乳轮和不大的乳豆。

萧夫人嫩如婴儿皮肤般的肌肤有着细沙般的触感,比起一旁萧玉若的来看,虽是一般的白皙透亮,却是失了一点弹性和青春少女的粉色。

却是多了一分熟女雍容和柔腻。

透着一股成熟女性的浓香。

萧夫人强迫自己丹凤媚眼尽力不含俏,樱桃小嘴努力不带勾,但自服侍族里这林姓太上大老爷以来,依着古礼奉恃免不了多了些磕磕碰碰,自身新婚起即丧偶多年,却是...,不觉媚眼又带上了点艳,嫣红小嘴覆勾上了点娇,凤腰鸡屁股又下意识左点又扭了一番。

却说林立大老爷长的清秀俊俏,细眼一瞧却是带点自己夫君当年明满京城翘公子的气质,如自己与夫君有子,当是如此长相如此年纪,自己大女为家计奔波长年不能陪在自己身旁,幼女年岁尚小,言语中带着幼稚天然,却是不适说些贴心话,不是和倾诉一些直入心房的苦衷。

大老爷却像是有.z.一种当为自己儿的感觉。

再说自己不到三十丧偶,但却是爱煞自己夫君,这份感情尚未转为夫妻之间,直觉自己是失了情人不是失了丈夫,却是日日夜夜只觉想找那情人的慰藉,想要再次恋爱。

郭夫人乃出于书香世家,此等礼法与情慾矛盾却是最折磨人,只觉这五六年每日每夜就像梦魇。

如今与这俊俏不输自己夫君,气质又大类风雅才子的大长老,怎地...怎地就像是自己那梦中湖畔携手台前画眉的情人。

却是又有自己夫君的感觉。

又说萧家大族,自己这脉却是宗家,依着自己清冷性子本该结庐竹林,每日读书半杯清茶,度日几碟小菜。

却是不得不撑起这片孤帆,驾起这条破船,熬到大女出息了,却也得每日提心吊胆,更为大女不值。

这几日终于盼到这位英明神武太上大老爷来到,在这几乎是绝境的地界,大老爷身影是那样像自己小时看父亲那样伟岸的背影。

直想扑倒在大老爷怀里小哭一场,再向大老爷讨根不太酸的糖葫芦,要是大老爷敢给太酸的,少不得自己还要再哭闹一场。

这番又觉得大老爷直像自己父亲。

萧夫人婉君脑子里儿子、情人及父亲转来转去,又有母爱,又有仰慕,还带着一丝...至少不算太细的情慾。

最后都转成待会逛街跟大老爷讨根香甜糖葫芦的念头。

婉君想吃糖炉已经饥渴难耐了!这番情愫交杂天人交战却是不讲,小嘴不慢啣起一颗紫葡萄,便以口就口递给了林立,再用小香蛇渡着香津进入大老爷口中。

林俐嘴里吃着紫葡萄,不忘小打一番舌战,又再次顶萧夫人小嘴里,品着香甜津液在萧夫人嘴里打圈化圆。

萧夫人直想完成自己为葡萄的使命,两人便玩了起来。

这算是大老爷调教翘夫人之寓教于乐吧。

左手掌册,右手却也不忘把玩着萧夫人两颗粉葡萄,摩娑间两颗粉色乳豆已然站起,直像两颗花生米般,情动间再次吻上萧夫人,一番粗鲁肆虐啃食,直吻的萧夫人鼻息喷香,情动难耐,白腻腻的肌肤也染上粉红,房内更开始瀰漫起异香,却是萧夫人情慾勃发下的体香。

3分钟过去大老爷离了香唇。

萧夫人上下唇瓣豔红一片,肿胀起来更翘了,说不出的诱人,且还有几丝口水连着上下唇瓣,甚至快滴下来。

喘着粗气,双眼只见媚意。

刚归来还有点累,下篇保证有肉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