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05】那种久违的幸福有小剧场(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他依稀记得,在医院重逢的那时,那右手无名指上的那颗钻戒真的刺痛了他的双眸,再后来就是,医院里流传她已婚,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儿时。@樂@文@小@说|

他忘记他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只是觉得左心房的某处在剧烈的疼痛着。

当初她的不辞而别,他接近疯狂的找遍了整个b市,也颓废了整整三个月,那时的他恨自己的父母棒打鸳鸯,恨夏菀璃的不辞而别,恨她的无情离开。

他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才不会触景伤情,更不知道用了多长的时间慢慢让她淡出自己的心里,可一次偶然让他看见她的医学讲座时,那些原本掩藏住的感情和记忆在那一刻全都涌现了出来。

多年未见的她,现在已经在医学界站稳了脚跟,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只要有关她的报道他都会去关注,他很想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但害怕她再次离他而去,而让那最后的远远望着她的机会都没有。

海风徐徐吹来,佛过他的俊容,墨色的瞳孔紧紧睨着一旁的女人,生怕错过她的表情变化。

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将手中的咖啡放在车头上,抬手轻轻将秀发掖到耳朵后面,嘴角扬起一抹淡漠的浅笑:“没结婚,但是……订婚了。”

夏菀璃前面那句话让穆尔的嘴角微微扬起,而停顿后面的那句话让穆尔俊容上那抹笑瞬间消失。

那一瞬,穆尔觉得自己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大脑也是一片空白,他有想象过她的回答,是已婚,但是亲耳听到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夏菀璃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面对着他,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不过,我被退婚了。”

“咯噔——。”

穆尔诧异的睁大瞳孔,望着眼前这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突然让他想起学生时代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

“退婚?”

夏菀璃收回视线,看向海的方向,点了点头:“恩,我和他订婚了一年多了,本来是说今年年底结婚的,但是……前段时间不是因为医疗事故我回美国了吗?也是在那个时候我被退婚了。”

“为什么?”穆尔激动的上前抓住了夏菀璃的胳膊。

夏菀璃扭头轻笑,揶揄道:“你好像巴不得我结婚了?”

闻言,穆尔连忙摇了摇头:“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好了,别解释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和他是我妈介绍的,在我回美国的时候,发现他身边有其他女人,而他给我的理由就是,接受不了我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儿,而且,女儿还有自闭症的倾向,再者就是,我人比较强势,他不太喜欢我的性格,既然这样,我同意了退婚。”

说完,夏菀璃停顿了好一会,再次扭头看向穆尔:“穆尔,你还记得我上次问你,你还爱我吗?”

穆尔心里猛然一突,忘记了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就这样一直盯着她。

“我现在在问你一遍,我是认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玩笑意味,穆尔,你会嫌弃我带着一个有自闭症倾向的女儿吗?你还要我吗?”

夏菀璃的声音很轻,却也很清晰的传入他的耳蜗中,穆尔的心跳不由的加速,唇瓣动了动,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她这是在和她表白吗?

不知过了多久,夏菀璃的脚步突然朝他走近了几步,缓缓抬手抓着他的衣领,狠狠一拽,他的身子不禁倾了下来。

一抹樱唇却突然迎了过来,唇瓣一软,那张熟悉的俏容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大无数倍。

穆尔的瞳孔再次无限扩张开来,她的这个吻却没有要深入,只是在四瓣相触。

在她的唇瓣打算离开时,穆尔所有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紧紧揽着她的腰肢,轻声喃着:“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温沉的声音一落,不给夏菀璃反应的机会再次霸占了她的粉唇。

狠狠吸允着她齿间的芳香。

穆尔的话回绕在夏菀璃的耳畔边,他的吻非常细腻,非常温柔,让她的心渐渐有了一丝温度,泪水却不禁滑落了下来。

在看到她泪水的那一刻,穆尔的心立顿,身子也狠狠一怔,揽着她腰间的手也渐渐松开了力道,唇瓣也离开了她的粉唇,不由的问:“为什么哭?”

夏菀璃敛着眸子,抓着他衣服,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在哭我当初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会认为自己配不上你而离开你,哭我明明忘不掉你,还要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哭我在最需要你的时候,没能主动拨通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闻言,穆尔心里一紧,他以为她落泪是在排斥他,却不想……。

想到这里,穆尔再次紧紧拥着她:“傻瓜,这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因为,我的心……承受不了,菀璃,我爱你。”

四瓣再次相贴合,成为海边最美的一道风景,她们俩人的幸福来之不易,她的苦和累在也不用一个人去承担,甚至心里的那些害怕也有他会帮她去分担。

她忘记当初离开他时,下了多大的决心,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勇气给了她这个决心,她只知道,那个决心让她痛苦得像是被活埋一般。

离开他的日子里她努力考博,努力在医学界站稳脚跟,在如愿以偿时,她的姐姐和姐夫同时去世,她的母亲也因这事而病倒,她的世界瞬间被一片灰蒙蒙笼罩着,看不到一丝的曙光。

在处理完她姐姐和姐夫的事情后,她去福利院接她的外甥女时,看到外甥女神情上那抹害怕时,她不止一次留下过泪水。

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眼前的事情对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创伤,她的心里阴影面积又会有多大。

“妈咪……你……你们在干吗?”

突然,一道稚嫩的童声带着不懂的声线传入两人的耳畔中。

两人一顿,机械的回头看着站在车门口的小女孩,小女孩童真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懵懂,声线却很小,里面夹杂着一丝害怕。

穆尔放开了夏菀璃,在转身之际还在夏菀璃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闻声道:“交给我。”

夏菀璃不懂穆尔的意思,那颗心却已经完全信任与交付给了他,望着他慢慢走进艾米的身边,然后慢慢蹲下身子,带着一抹温和的笑轻轻揉了揉艾米的脑袋:“艾米睡醒了?肚子饿不饿?”

艾米垂下眸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不语。

穆尔轻笑,突然一把抱起了艾米,艾米一脸慌张,却在穆尔站直身子的那一刻,脸上的慌张也渐渐褪去,水蓝色的眸子非常灵动的睨着穆尔。

“既然艾米饿了,爹地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艾米想吃什么?”

“爹地——。”

这个称呼让艾米的神情一愣,也让站在不远处的夏菀璃一怔。

艾米除了只和夏菀璃亲近,对其他人都有戒备之心,而且都是少言寡语的,穆尔很想一点点的打开艾米的心结,让她知道他是不会伤害她的,反而会保护她,疼她,宠她。

而让艾米放下防备心的最好办法就是用她最亲近人的身份去接近她,然后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他是真的很疼她,很想保护她,也很爱她。

“牛尾汤。”

久久,艾米才缓缓说出这三个字,这让夏菀璃非常惊讶,一般情况下,这样的问题艾米是不会回答的,就连有时候她这样问,艾米都不会回答。

艾米给的答案让穆尔愉悦的挑了挑眉,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好,爹地带你去吃牛尾汤。”然后扭头看向夏菀璃,朝夏菀璃眨了一下眼睛:“走吧!闺女说想吃牛尾汤,美国这边有这样的餐厅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