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选择】(十八)(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春玲26/2/22更|多&39;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n&39;e&39;t第&39;一&39;&39;|小&39;说|站字数:5524(十八)在办公室里的灯熄灭的瞬间,妈妈的心就咯噔一跳,她已经意识到要出事情,急忙站起身拉过椅子挡在身前并大声质问道:“是谁?”

妈妈的喊声并没有得到应,在她的眼睛还没有适应办公室里黑暗环境的时候,一个黑影已经朝她扑了过来,妈妈下意识的搬起椅子想要朝黑影砸去,可椅子刚抬起来就感到有一股力道在拉扯她手中椅子,由于实在是太突然,她一时没有攥住,椅子瞬时脱手被夺了过去并随手扔在一边,由于惯性妈妈还被向前带了个趔趄,一下子撞在了那黑影的身上。

妈妈想要起来,可是两只大手像钳子一样牢牢地将她抱住动弹不得。

“救命啊!救命啊!救唔唔唔”

妈妈边扭动身体挣扎边大声呼喊救命,可她喊到第三声的时候,黑影伸出一只手将她的嘴捂住,往一边侧了侧身,脚勾住妈妈的腿弯处,另一只抱着妈妈的手再先前,妈妈就头向后身子向前的被他托着斜倒了下去,妈妈倒在地上,头重重的砸在了地砖上,瞬间陷入了昏迷之中当她从昏迷中醒转的时候,先感觉自己很累很疲惫,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想要在继续睡一会儿,然后就觉得身下好凉,像是躺在地上,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脱她的裤子,她想快点让那人完事,自己好继续睡觉,所以还抬腿配了一下,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激灵一下清醒了过来,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知道那人脱她裤子想要干什么,她急忙快速收腿然后用尽全力往前一蹬。

也不知道是那人色迷心窍太大意了,还是妈妈踢腿的速度太快,那人居然没有躲开,而且这一脚还直接踢到了那人的鼻子上,那人捂着鼻子哼哼着在地上来翻滚着,可见妈妈的这一脚有多重。

妈妈则趁着这个机会坐起身,一伸胳膊,将已经被推到勃颈处的羊毛衫、衬衣和胸罩穿了去,收腿起身,双手顺势将挂在脚腕处棉裤提了上来,上衣、裤子、袜子和鞋已经不知道被丢在哪里了。

办公室里还关着灯,很黑,只能通过从窗户射进来的月光将屋里的情况看个大概,妈妈刚才躺着的地方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人蜷缩着身子来哼哼着打滚,她知道是刚才被自己踢到鼻子的那人,在她不敢上前去看那人是谁,怕那人会暴起伤害到自己,顾不得去找鞋子、袜子等衣物快步朝门口跑去,可在情急之下那扇平时只要一拧就开的门居然打不开了,试了几次之后突然想起门是被锁上了,伸手去开锁,可就在这时原本在地上打滚的那人居然扑上来拦腰将妈妈抱住,用力往后一甩,妈妈就斜身飞了出去,踉跄几步小腹撞在一张办公桌,上身前倾爬了上去。

妈妈想要扶着桌子站起来,一双大手掐着她的脖子将他按了下去,另一只手抓住棉裤的裤腰用力一拽,妈妈那圆润、翘挺的大屁股变露了出来,那人还狠狠的在上面啪的拍了一下,骂道:“妈的!敢踢老子!操!老子操死你!”

妈妈本来还在拼命的挣扎,可听到男人声音后就停了一下,因为她听出男人的声音是学校团委的书记韩同,脱口而出道:“韩书记?”

“妈的,知道是老子还敢踢我,”

韩同说完又在妈妈拍了一下,“爬好了!老子要操你!”

韩同见妈妈不在挣扎以为是屈服了,就松开了那只掐着妈妈脖子的手,顺手将带着的黑色口罩摘下来丢在一边,一股浓烈的酒气一下子喷了出来,‘吧嗒’皮带解开,手刚伸进裤裆还没来得及将大鸡巴掏出来享受眼前的美少妇呢,一个摆在桌子上的文件栏就砸在了他的脸上,由于屋里太黑他事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文件栏是塑料的里面装的有都是各种文件,砸在脸上都是不疼,可却是让他停滞了两面中,而妈妈也就这一两秒钟的间隔,抬起脚朝着他裆部勐踢过去,还好韩同的手帮他的小挡了一下,要不然就直接废掉了,可即便是有手帮忙挡了一下也够人吃一壶的,韩同另一只手捂住本来就握着小的那只手就地蹲了下去,直往嘴里吸冷气却发不出一点儿疼痛叫喊的声音。

妈妈也顾不得韩同伤的怎么样,会不会活了,双手一支桌子站起来就往门口跑,边跑边将被退到屁股一下的棉裤提好,这次很顺利的将门打开了,在应急灯的照射下快步跑下楼到门卫叫人报警,可她却在学校门口的门卫室里见到了很多人,除了看门的老大野外还有六七人在,都是学校里的男老师。

妈妈光着脚,穿着羊毛衫、棉裤站在门口看着刚才还聊得热火朝天见她站在门口后就鸦雀无声的众人,她立时明白了一切,转身赤着脚走出了校门,在被白雪覆盖的路上跌跌撞撞的奔跑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还在下着,将她身后的脚印盖上,彷佛从没有人走过。

晚上八点半,干爹焦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时的看一眼墙上的时钟,都这个时间了,妈妈还没有来,下午的时候她给干爹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判卷子可能会稍微晚一点儿来,让我们自己弄点吃的,就不要等她了,像今天这样要留在学校判卷子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星期学校模拟考完试也是这样,可那天妈妈不到八点就来了,可今天都已经八点半了还没有来,而且外面还下着雪,刚才打电话又没人接听,这就更加的让他放心不下了。

干爹早在外面下雪后就带着我到学校接过妈妈一次了,不想却扑了个空,门卫和里面几个正在聊天的老师说没有看见妈妈,还指了指漆黑一片的教学楼说里面早已经没有人了,他们是在附近饭店喝了点酒过来这里醒酒的。

随后干爹打妈妈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听,就以为我们和妈妈走差了,她还在家的路上,没有听见或是不方便接听,于是我们就赶了家,可妈妈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家里等我们,又在心里安慰自己说可能我们开车开的太快了,跑到她前面来了,再等一等就来了,可这一等就是差不不多半个多小时,妈妈依旧没有来。

干爹终于坐不住了,走进来对我说道:“小强,你在家里等着,我去外面找找你妈妈,我怕她出危险!”

“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起身想去拿羽绒服,却被干爹制止住了,他说道:“你就在家等着,妈妈要是来了记得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哦,好的!”

我明白干爹的意思,我们要是都出去了,要是妈妈来了却又见不到我们,反而会让她担心的。

‘咣咣咣’门外传来砸门的声音,我和干爹心里都是一阵,互相对望了一眼,都明白彼此心中想到的那个答桉,妈妈是有钥匙的,家都是自己开门的,而在大冬天还是在晚上这个点来敲我家的门,那也只有我那消失了一个多月的禽兽叔叔了。

“在屋里别出去,我去对付他!”

干爹交代一声就去开门,我想了想也站起身准备出去,可就在我起身的时候,听到干爹吃惊的惊叫道:“小曼,你这是怎么了?”

是妈妈?我三步并两步的跑了出去,正看到妈妈光着脚,只穿着羊毛衫和棉裤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刚要问妈妈这是怎么事,就见妈妈快步跑进房间扑在床上唔唔唔的哭了起来。

我愣住了,不知道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是谁把妈妈欺负成这样,这时候锁好门的干爹来到我身边,看了看趴在床上哭泣的妈妈。

“干爹,妈妈她”

我抬头想看干爹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桉。

干爹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屋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

我鼻子一酸,委屈的说道:“可妈妈她”

“没事,有我呢!”

干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房间了,然后干爹就走进妈妈的房间,坐在床边,低头想着事情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我睡着前他俩都是这样一个趴在床上哭,一个坐在床边想事情,几乎就没有动过。

夜里我尿急上厕所醒来时,妈妈房间的门已经关上了,门缝还有光亮照出来,走近一些还能隐约能听到说话的声音。

我知道是干爹和妈妈,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可两人说话声音很小,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一些。

“挣扎声音是校团委韩踢了门卫我想他们就走”

妈妈的声音很轻,只能偶尔能听到几个字。

“你真傻,怎么不打车来啊,哎,怪我,不该信了他们说的话,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干爹气愤的说道。

“不用了,我又”

“不行,我不能容忍别人欺负你!谁也不行!”

干爹说的很坚决。

妈妈叹了口气,屋里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我在门口犹豫着是不是敲敲门叫干爹来我房间里和我一起睡觉,手都伸出去了,可想到干爹说要和妈妈结婚的话,我身就又把手收了来,因为我知道结婚后他不但要和妈妈睡觉,还要操妈妈,现在只是在一起睡觉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再说他这段时间的表现的确很好,想到此处,我连厕所都没有上就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后发现妈妈房间的门还是关着的,站在门口正想是不是敲门叫他们起床呢,门开了,干爹拎着早点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小强,傻站着干啥呢,快去漱牙洗脸吃早餐,一会儿还要去上学呢!”

我答应一声跑进了卫生间在吃早餐的时候,我压低声音问干爹道:“干爹,妈妈她”

干爹拍了我头一下,道:“吃饭,小孩子知道那么多干啥!”

我知道干爹不想说,更不想让我知道,所以我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看着他提醒道:“妈妈那么委屈,肯定是被人欺负了,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放心吧,忘不了!”

干爹点点头。

正说话间,妈妈开门从屋里走了出来,眼圈有些红肿,一脸难掩的疲态,可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小曼过来吃早餐!”

干爹边招呼边倒了碗豆浆并加上半勺糖和一个烧饼一个茶叶蛋一起放在妈妈面前,这段时间干爹已经基本摸清了妈妈的口味和喜好了,像今天这样就早餐送到妈妈嘴边也不是第一次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