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憶(三)好夢成真(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往事忆(三)好梦成真作者:nov25╱2╱4发表于:第一上次被混混淩辱和与昏睡中的好友林之间的激情之后,女友变得愈加开放了。

每次做爱当女友快要高潮的时候,我都会在她耳边问她想不想被林的大鸡吧插。而女友则会喘着粗气,求饶似的喊着让她的林哥哥来插她的小穴。以致于平时见到林时,女友都会害羞地低下头。

虽然我和女友性爱的品质有所提高,但是我仍不满足于此,或许是时候让女友的小穴试试别人的肉棒了,每当想到这里,我便坚硬无比。

然而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实现我的这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女友虽然在我面前略显淫蕩,但在他人面前,她仍然维持着清纯乖乖女形象,让她去动勾引别人,显然不现实。另一方面,我愿意让女友被干的人目前只有林一个人,而林则把我当作好哥们,可能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想到这些,我头疼了起来,难道这真的无法实现吗?早知道上次趁林昏睡的时候就下手了。

不过机会还是出现了。

那天我和林一起在球场打篮球,女友则坐在旁边长凳上观看。林矫健的身影显然吸引了女友的目光,每当林进球,女友都连连为他叫好,搞得我这个正牌男友尴尬无比,谁让我的球技烂呢。

林看到女友为他喝彩,打得更起劲了,在人群中不停穿梭,上蹦下跳地十分卖力。忽然,在林一次起跳落地的时候,只听见哢嚓一声,随之而来的是林痛苦的嚎叫声。

原来林在落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别人的脚,崴到脚了。我和女友赶紧跑过去询问伤情。

“我好像脚骨折了。”林疼得冷汗直冒,表情痛苦地说道。

“我背你去医院。”

我不由分说地背起林,女友在我身后扶着他,快速地奔向了医院。

林骨折得似乎挺严重,还动了个小手术。看来还要在病床上躺一段时间。

待林做完手术,我和女友来到了他所在的病房。

林的运气不错,住的是一个双人间,还有卫生间,而且由于病人不多,这几天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

“麻烦你们了。”林沖苦笑着说道。

“哪里话,这几天你由我俩照顾,安心养伤吧!”

很快到了夜晚,我和女友拒绝了林让我们去休息的要求,执意留了下来。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林这时已经闭目休息,而女友则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睡去。我不禁笑了起来,这画面似曾相识呢!

想让女友和林发生点什么的愿望又冒出来了,我转念一想,若让女友和林今晚共处一室,或许能成!

于是我摇醒女友,跟她说我家里有急事需要我去一趟,晚上只能委屈她一个人照顾林了。

女友一听我家里有急事,连忙应允,我家离学校有两小时路程,来最快也得明天早上了。

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林,心想你小子今晚给我争点气啊!

由于女友随时可能出来接热水之类的,我并不敢待在病房外偷看。算了,累了一天,去睡觉!

到我和女友的出租屋,躺在床上想像着林把头埋进女友的双乳间,亲吻着女友的乳头,将自己的鸡吧插入女友的小穴,我兴奋得难以自持,开始对着女友的内衣手淫了起来。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朝医院赶去,在路上将可能出现的情景一一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我会不会将他们捉姦在床?还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知不觉走到了医院,忐忑的我推开了病房的门。

映入眼帘的只有端着碗慢慢喝粥的林,和在一旁看杂誌的女友。

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一股失望却涌了上来。

“你来啦。”女友放下杂誌有点紧张地站了起来。

“家里的事情怎么样了?”显然女友告诉了林我离开的原因。

“没事了。”

之后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一直盯着林的眼睛,试图读出写什么,但是除了稍微有点游离的眼神我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但是直觉告诉我,他们肯定发生了什么。

白天由于有护士照顾,我和女友离开了医院。走在路上,我开始套女友的话。

“昨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就没有发生点什么?”

“我是你老婆耶,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真的没有?”

“没有。”虽然嘴上说没有,女友的眼神却不敢与我直视。

到了出租屋,我仍然不停地追问她,不会说谎的女友被我问得焦头烂额,直好服输。

“好了啦,每次都被你欺负,不过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女友终于肯向我交代实情了。

“好好,我不生气。”我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昨晚你走不久,林醒了,他挣扎着要起床,我听见动静也醒了。”

“然后呢?”我追问道。

“我看到要下床,便问他要干什么。他有点尴尬地说想上厕所。他脚骨折成那样,而且昨天忘了买双拐,所以肯定不能下床走路。”

“然后你帮他上厕所了?”

女友低下头脸红着说“嗯,我过去扶他起床,搀着他去了厕所。”

“他站都站不稳,一个人没法上吧?”

女友脸更红了“我帮的他。”

“怎么帮的?”

“哎呀你别问了好不好?”

“不行,快说,我不生气。”

女友看我认真的样子只好继续往下说“到了卫生间,他让我出去,可是我刚一放手,他就摇摇晃晃地要倒,更别说方便了。林苦笑着不知该怎么办,我就对他说我不看,你扶着我方便吧。”

林向我道了个歉,扶着我开始脱裤子,可是他一只手脱了半天也没脱下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