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欲望(十六)(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十六)自从那晚妈妈动献身后,妈妈对李风的态度渐渐地开始强硬了。

偶尔也会顶撞李风几句。

而更多的是和我偷情,或者几凤迎龙,或者和我在李风身边做。

那晚的野打开了妈妈的心锁。

她动想出很多更剌激的偷情方法。

有一晚上,李风又是喝得醉熏熏的来。

妈妈很动地挑逗了李风,还像女奴一样送上一杯牛奶。

一杯溷和了春药、迷幻药、安眠药的牛奶。

然后骗李风脱光了衣服,用s铐把李风铐在床上。

然后很妩媚地对李风说,今晚要给李风好好地表演一下。

我们家原来就很豪华。

人房有很大的浴室,浴室中有浴缸。

浴室与卧室用一磨砂玻璃隔开着。

男人躺在床上,能看到女人在里面洗澡朦胧的身影。

妈妈打开了柔情的音乐,李风当然很享受看着妈妈走进浴室,妈妈在进入浴室前头白了李风一眼。

“宝贝,等我喔。今晚我要好好伺候你”

“母狗,快点。老子等不及了”

那会我光着身子,躲在洗澡间的浴缸里。

妈妈走进浴室,就站我面前。

她风情万种地看着我,双手轻轻开绑着她孕妇妇的绳子。

妈妈用慢动作脱开那件情趣孕妇装,一点一点地露出她丰腴的肉体。

然后把孕妇装往浴室外一抛。

硬着鸡巴躺在床上的李风欣赏了一会磨砂玻璃里的脱衣表演,跟着看到孕妇装从浴室里飘出来。

在外面大喊:“骚货,快来。我硬了”

“老公等会嘛,一会奴奴让你肏个够”

妈妈的声音好像泡在蜜糖里,腻得不行。

我用口形无声地对妈妈说:“骚货,快来。我硬了”

妈妈风情万种地看着我,打开喷头洗着身子。

她一边搓弄着她的身体,一边呻吟。

声音好像她身子一样显辘辘“老公奴奴不行了奴奴要大鸡巴”

我躺在浴缸里,从下而上地饮赏着在我前面扭动的妈妈。

妈妈咬着牙,看着我。

手在她肿涨的双峰、隆起的小腹、溷搭搭的黑森林、修长的美腿上下自摸着。

“骚母狗,男人不给你,你自己就自摸,真t货”

我笑着,从浴缸里伸出一支手。

指奸着妈妈的小屄。

妈妈在浴室轻轻地叫:“奴妈的小骚屄好痒呀,不行啦,有虫子里骚屄里爬”

这时,柔和的音乐节奏越来越快。

我能听到床上传来挣扎的声音,还有李风低沉像狼一样的叫声。

根据以前的经验,李风这时视觉已经很模煳了。

只能看到妈妈模煳的身影,和浴室很晕暗的灯光我站起来,抱着妈妈湿湿的身子。

大力的揉着妈妈的乳房,像和面团一样。

贴着妈妈的耳朵说:“妈,你的奶子一天比一天涨了,好硬呀”

“坏儿子,涨死妈妈了。快帮妈妈揉揉,嗯,你太大力啊,儿子”

我的身子紧紧贴着妈妈的身子,李风在外面只能模煳地看到妈妈的身子在磨砂玻璃内扭动。

我的肉棒在妈妈的大腿内侧肏了会,拍一下她屁股。

“妈,转身”

妈妈转过身,双手撑在玻璃墙上。

我扶着肉棒,从后插入妈妈已经湿不行的骚屄。

“老公,奴奴要大鸡巴,奴奴要大鸡巴止痒”

我双手从手抱着妈妈的双峰,揉捏着。

下身撞击在妈妈肥厚的屁股上。

这时,音乐已经变成了密集的山东大鼓,浴室里的啪啪声被鼓声掩盖了。

妈妈这会也放开了,大喊:“肏死我了,好粗呀,我爱大鸡巴,肏死人的大鸡巴“我干着妈妈,听到外面李风特然大叫一声,然后没有声音了。我大力的肏着妈妈“妈妈,你真是淫妇。你是潘金莲,我是西门庆”

“庆哥哥,快,快给我。大郎还在外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