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府内深藏的阴谋(第三章)下(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giuseppe字数:857郭府,子时。

“好蓉儿”

郭府寝房内,大侠郭靖搂抱着他溺爱的娇妻,罕有地开口求欢:“若你的身体已复原我们今晚不若就是就是一起那个那个”

看着夫君期期艾艾的憨厚样子,黄蓉心里竟没有泛起丝毫爱意。

从前夫君若是有此雅兴,只需稍为暗示,黄蓉自然是有求必应,尽力满足夫君的渴求。但自从黄蓉与女婿耶律齐有过一夜缠绵,她才意会到从前与郭靖交欢竟是如此然寡味!夫妻间的房事像总是搔不着痒处般,每次皆令黄蓉失望难过!

夫君在房事上的无能,间接地影响了黄蓉的感情。曾经是自己爱煞的夫君,此刻就连开口求欢也看似懦弱无能,引不起黄蓉任何性趣!

“为什么你不能勇敢一点?霸道一点?”黄蓉幽幽地想:“为什么不能像齐儿般,不顾一切地抱我?吻我?”

相较丈夫的窝囊,黄蓉情不自禁地想那夜在郭家的后园里:女婿热情似火地向她求爱,还不顾一切地把她强按地上,大手侵犯着她身体各处敏感部位。他的动作是如此粗暴、态度是如此狂妄,就像佔有他的岳母是天公地道的事!但黄蓉却没有对女婿的侵犯感到丝毫反感,还觉得出奇地受用。耶律齐越是肆意妄为,越是让她感到那被征服的刺激!两人在花前月下没有顾忌地亲吻爱抚,那偷情的刺激、那禁忌的快感,直到现在仍然令黄蓉神为之销、魂为之夺!

“好想念齐儿!”

黄蓉无法自拔的想:“那色胆包天、却又令她无法抗拒的好女婿!”

黄蓉这些日子以来总是绮念不绝,不论何时何地,尽管夫郎郭靖就在她身边,但黄蓉脑海里仍不时浮现女婿那壮硕的身躯和俊郎的容貌。

黄蓉也无法解释这种对年轻女婿的极度癡迷!为什么女婿总能令她如此神迷意醉?为什么只要被耶律齐稍加挑逗,黄蓉便忘掉礼仪廉耻,任他摆佈?自己明明已是一个成熟知性的妇人,却轻易被一个年龄足可当自己儿子的少男撩拨起情欲,换作是从前的她绝不会相信自己竟会变成这样!不仅红杏出墙,还不能自拔地迷上了自己的女婿!

自从那次在后园与女婿幽会,黄蓉便不时羞想︰若不是那天碰巧她正值月潮,不宜房事,说不定她早已抵受不住色欲诱惑,像个淫娃荡妇般与耶律齐在后园里行那无耻之事!

可惜那夜天不作美,令她与女婿错失这难得的独处时光!想着那夜春意无限,她细细品味着女婿每一下抚摸、每一个深吻,黄蓉不由得癡了!沈浸在意淫的幻景里,忘掉身在何处!

忘掉身旁的夫郎!

“蓉儿?”看着黄蓉神不守舍的样子,郭靖又对着爱妻轻唤了一声。

这阵子黄蓉老是在他跟前走神,但素来粗率的他仍没能猜透爱妻这些细微转变代表什么!还以为爱妻每天每夜为家国劳心费神!他又怎能想像黄蓉的脑海里淫思不断,日夜皆在幻想着与女婿纵情交欢,做尽一切淫乱不堪的事!

求欢心切的郭靖看见妻子没有理睬他,便缓缓地靠近黄蓉那喷香的绝色胴体,在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偷香了一口。

“嗯?啊!”还未反应过来的女侠突然感到樱唇被夺,竟不由自地伸手推拒。

不可以!

这段日子以来,黄蓉一直与夫君保持距离。不用说夫妻之间的正常房事,二人就连普通的拥抱和亲吻也是欠奉!对於夫君,黄蓉心里满载着浓浓的自卑感。

一想到自己在情迷意乱下,竟学着女儿郭芙用口来伺服女婿!那夜,她不单毫不避讳的含吮女婿的玉茎,还舔舐了男人的阴囊和菊肛,最后也不知是否被鬼迷了心窍,竟遂了耶律齐的意愿,让他畅快地在她檀口内泄精!这样被别人彻底糟蹋过的口腔与嘴唇,又教黄蓉怎好意思再接夫郎的吻?

“若被靖哥哥知道我曾与齐儿这般放荡,他必定会气疯吧”

自己最珍惜爱重的妻子,竟用她进食的口腔来含舔男人排泄的器官!曾经是纯洁无瑕的嘴唇,无数次为夫君和孩子们传递关怀爱意的吻,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以最下流的方式玷污了!此后他们夫妻每次亲吻,郭靖也会间接地沾染上另一个男人下体的气味!那令他充满屈辱羞耻的气味!

“若他知道那夜发生了什么事靖哥哥必不想再亲我、吻我”

黄蓉虽自觉对夫君有所亏欠,但侠女内心深处却没有多少歉意!对自己所作之事也不感到后悔!罪恶感与羞耻心早已在这段忘情纵欲的日子里磨蚀掉!当黄蓉长期以女婿耶律齐为幻想对象,身体又在藏红花和曼陀罗的催化下变得无比敏感,侠女早已在不经意间接受了这改变。黄蓉对女婿的迷恋更是日益增长,到了此刻更已隐隐有了取代夫君郭靖的趋势!

每当黄蓉想那夜女婿虽知道她正值月潮,但男人仍能压抑自己的情欲,温柔细緻地替她抹净下身秽物,这点风度便已是郭靖所不能及。从未受过男子如此体贴入微地照料,再加上耶律齐赠送的订情之物和月下的绵绵细语,竟令黄蓉有了心动的感觉!

“他对我如此情深又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只是想报答他尽我所能去讨好他难道这也是错吗?”

黄蓉却没有意会到,当初失身与女婿或可说是一时胡涂。但当她动提议为女婿品箫泄火,把她人生首次口交奉献给耶律齐时,黄蓉对这少年已不单有欲,还带着情!

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会愿意为爱郎做任何事!

无论平素她是多么坚贞贤淑的人妻!

无论平素她是多么理智坚定的侠女!

陷入情的女人是愚笨的!会在不适当的地方和不适当的人,发生不适当的关系!

陷入情的女人是冲动的!会以平常不敢想像和无法接受的法子,来取悦她心爱的人!

爱情的魔力,什至令黄蓉觉得跪在男人身前,含舔男人的下体是一件幸福的事!在没有重金利诱下,就连勾栏里最下贱的妓女也不会用如此卑微屈辱的方式取悦娇客!但黄蓉竟为女婿做得心甘情愿!

初时黄蓉以为口交只是纯粹为了男人快乐,但当耶律齐的神态在她口舌摆弄下越见舒爽,黄蓉竟也感到强烈的快感!

自己唇舌上的每一个细微动作,皆演化为男人脸上的每一个陶醉表情!

男人每一次舒服地叹息呻吟,也令她的动作更狂野一点、更放荡一点!

黄蓉终於明白了为何每次偷窥女儿为女婿口交,郭芙俏脸上却没有半份牵强的神色!因为当黄蓉彷效女儿,专心致志的吃着女婿那雄壮之物、留意着男人脸上幻化的每个表情时,黄蓉终於也体会到品箫之乐!

口交的快感是双向的!给自己心爱的人口交,感受着对方的性器在自己的口腔里越变粗硬坚挺,黄蓉便可感到快感从心理到生理蔓延,令她变得更是兴奋和投入!黄蓉相信自己那时也必是如女儿般,一边温驯地含着耶律齐的肉棒,一边露出沈迷癡醉的表情!

“我到底是怎么了?真讨厌”黄蓉脸红心跳地想:“怎么自己越来越像芙儿般不单被他弄得像个淫妇一样还有点儿沾沾自喜?我怎么变得如此放浪如此淫荡”

就在黄蓉神游太虚之际,在她身旁的郭靖却忍不住了。看着爱妻满脸嫣红、眼泛春光的艳丽模样,郭靖还以为爱妻也已情动!沸腾的欲火令郭大侠又再忍不住在爱妻身旁纠缠着!又再不断地向她吻!

“蓉儿”

“不可以!”

这次黄蓉终於开口绝!她的语气是如此决绝,竟像是全没商量的余地!

面对妻子的反常行为,郭靖也不禁错愕!一向待他温婉柔顺的妻子,怎么如此义正严词地拒绝他?

“蓉儿你是怎么了?”郭靖忧心的问着,但做梦也想不到爱妻内心的想法竟是:“不可以那天他不是说过不许旁人碰我的身子吗?说什么我是属於他的他其实是妒忌靖哥哥,怕他府后与我行那夫妻之事才对我说那番话那小坏蛋真霸道”

想起女婿对她不情理的要求,黄蓉心里竟有点儿甜丝丝的,甚是受用。

自己不也是妒忌女儿每夜缠着耶律齐,彻夜交欢吗?

女婿不愿别的男人碰她,黄蓉又何尝想别的女人碰他了?

黄蓉虽也有自私之心,但身为岳母的她又怎可明言自己想独占女婿的要求?

又怎好意思要求女婿不再碰他的结发妻子?但女婿却毫不避忌的说出了要霸佔岳母的欲望,这蛮横的要求竟令黄蓉深感共鸣,就如像两人皆对对方有着相同的霸佔欲而感到欣喜!

“今天今天还是不行再过些日子吧”黄蓉极力保持自然,唯恐郭靖发现了她心中隐秘。她故意温婉的说:“蓉儿仍有月潮,还不适宜房事靖哥哥,我们还是再待些日子吧”

“已经过了三天了!怎么这次月事来得那么长?”数次求欢未果,一向对妻子敬爱有加的郭靖也难免感到急躁!看着爱妻娇滴水嫩的姿容和玲珑浮凸的媚躯,男人那股无法宣泄的欲望,令他心里痒痒的不是滋味!

“靖哥哥碰巧你家那天正是蓉儿月潮刚开始的时候对不起呢,时间也太不巧了”

可怜的郭靖却仍被蒙在鼓里!

没错!时间太不巧了!

因为女婿不单禁止岳父再触碰这美娇娘,还吩附岳母三天后到他的房间相聚!

正是今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