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牛头旃檀,九翅苏都(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这是一所已经荒凉到没有人迹的村子,焦黑塌陷的墙皮和随处可见的血迹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当李阎踏进所谓的双花坊村时,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残屋破垣当中的庞大怪物,牛头旃檀。

牛头旃檀,指的不是牛头,而是一种檀香木料。

三丈多高,带有树木质感的巨人,周身琥珀色的纹理中透出血红的丝线,枝干交错扭曲成强健的四肢和躯干,头颅上褶皱的金黄年轮上面,有一枝鲜翠欲滴的嫩芽迎风摇摆。原本森严威武的身躯此刻淋满了血色的肉泥,格外的狰狞恐怖。

“滚!”声若闷雷,惊得马匹一阵躁动。

牛头旃檀

状态:轻伤

受到百姓供奉香火成型的野神,有金刚之力。

威胁:紫红色可匹敌极限

李阎不为所动,开口说道:“我等乃明国天兵,奉你国国王之命,归拢尔等入我军籍,以清剿倭寇。这是印绶和文书。”

李阎已经做好了对方抗拒的准备,没想到这外表凶戾的牛头旃檀听到明国两个字,通红的眼神却清明下来。

“拿过来我看看。”

牛头旃檀大手一挥,李阎把手书放到它的手心,这檀木巨人凝视文书上的通红印章良久,方才呼出一口气来。

“你便是信中所提的总旗李阎?”

“不错。”

“你这人胆色不错,但是总旗官太小了,想让我听命,至少要是个千户。”

李阎听了倒笑出声来,不怕它提条件,就怕它没办法沟通。

“想见大官,行啊。”

李阎走到牛头旃檀面前,仰视着它。

“把我打趴下,你就看见大官了。”

牛头旃檀站起身来:“我怕我打死了你,明国朝廷会怪罪我。”

“不会,我说的。”

李阎卸下身上甲胄,抽出环龙剑。

“来吧!”

坐在倒塌的房梁上的牛头旃檀沉默了一会儿,猛地一拳头砸下来!

李阎双眼上挑,黑沉沉的拳头乌云盖顶般压下来,激得他天灵盖阵阵发麻,

泥土四溅,尘烟弥漫,地动山摇。

牛头旃檀眼神一动,巴掌呼地朝自己后背拍去。

“卡拉~”

一道剑痕出现的牛头旃檀的腿肚子上,李阎远远飞退,让过牛头旃檀的巴掌,双腿蹬地前冲高高跃起,环龙刺进牛头旃檀的后腰上,一道黄色的巴掌呼啸而来,李阎双臂发力,身子在空中灵巧摆荡,险而又险地让过牛头旃檀挥舞的胳膊,刺耳的摩擦声不断响起,李阎手握长剑从它的后心到右大腿一路滑了下来,在牛头旃檀身上留下一道七米左右的伤疤。

“停手!”

牛头旃檀闷声闷气的叫道。

李阎把环龙一别。

“如何?”

牛头旃檀转了个身,蹬蹬地后退两步,车轮大小的双眼盯着李阎:“他们都说朝廷的大官不一定能打,能打的也不一定当大官,现在我信了。”

“你很在意朝廷嘛。”

李阎随口一问。

牛头旃檀咧开大嘴笑出声来,震得积雪簌簌而落。

“我们这帮子天生野养的,谁敢说自己不在意朝廷的册封呢?”

李阎唔了一声。没再多说。

“没想到这么顺利。”

刁瞎眼的表情格外轻松。

“他故意输给我,是在拍我马屁。所谓的鬼物野神,倒比人的心思还多。”

李阎冲老刁低声说着。

“下一个是谁?”

余束也凑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李阎的错觉,余束的语气似乎有些失望。

“平壤城东桦林,九翅苏都。”

……

一只瞳孔血红的乌鸦注视着这群闯入的不速之客,尖声嗥叫着飞上树干,几只黑色羽毛飘落下来。

高大的牛头旃檀走在最前面,每一步都陷进厚厚的泥土里面。

发达的枝干纠缠交错遮住天空,凄厉的红色夕阳没有丝毫暖意。

冻僵的尸体挂满了树杈,破烂的刀剑,铠甲,车轮,旌旗散落,鲜血早就冻成了红色冰层,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腥味。

“我觉得这个得打一架,你说呢?”

王生抱着自己的刀鞘,自言自语。

“咳咳~”

刁瞎眼瞪了王生一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