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你们都出去。"小玉、小九、邱旌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都出去。"白毓靠在榻上,看着他们,"让我跟小逊单独待会儿。"

三个人还是不肯走。

"你们都把话说成这样了,还让他怎么说话?"白毓皱了皱眉头,右手挥了两下,"都出去吧,别走远了。我们不会说多久的。"

小九和小玉不情不愿地出去了。邱旌走到门口,回过身来,目光如炽地瞪着陆逊的后背,抬眼看到白毓无奈地望着自己,便也无奈地走了。

"大乔姐……夫人,"人走光了,陆逊才终于抬起头来,"我对不起你。"

"又赶路又哭的,渴了吧?"白毓手一指,"那边有茶水,你去倒些来喝吧。"看到陆逊只是啜泣,"怎么?还要我去倒给你喝?好……"说着就要起身,陆逊这才连忙去倒了水来,一饮而尽。

白毓终于笑了:"那天我是真的没认出你来。我们都没有好好聊过。过来,跟我说说你这些时候的遭遇。邱旌说后来在庐江见过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来找我?"

陆逊喝过了水,情绪果然好多了。原来自从回到吴郡之后,陆逊老老实实读了五年书。十四岁那年略有小成,开始四处拜师访友,庐江只是其中的一站。当时大乔正在忙着打水贼,陆逊求见了几次都没人通报,一来二去的没了盘缠,正好遇到同族的人去彭泽,就跟着一起来了。这些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

陆逊低着头,不等白毓发问,就一五一十地坦白了:"我和刘晔一直有联系。孙策二次攻下庐江还有你出嫁的事情,我都从刘晔那里听说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你来。我觉得你在疫区比较安全,之后也方便带你一起走,却没想到你能那么快平定疫情。"

"测水文只是我分散兵力和诱吕范他们出去的一个借口。陆家人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早就知道彭泽河床湖床年年淤积上涨,迟早有一天会不可收拾,所以早就做好了逃亡的准备。我在大水之前就已经想好了防洪的方法,可惜没人听我的。"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白毓仍旧对陆逊盲目的有信心,"现在能跟我说了吗?"

"当然,"陆逊长叹一声,"现在不说,将来就没有机会了……"

"彭蠡泽本身就能控制江水泛滥。可是因为河泥淤积,水容量一年比一年小。如果人们能够每年在农闲的时候调整出人手来清理淤泥,就不会发生这么严重的水患了。可是族里那些长辈说我这是逆天而行,又说会扰到湖底龙族,会遭天谴。"

"如果我们帮龙王打扫房间,他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凭什么给你天谴?"白毓眼睛亮了起来,脑筋飞转,"张昭也说过,每次大水过后,来年必定丰收。说明河底沉积物的肥力不可小觑。如果定期把河泥捞上来,撒进田里,那就既可以控制大水,也可以保证丰收,说不定还可以做到双产三产!这是替天行道的好事啊!"

说着高兴地拍了拍陆逊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陆逊却笑得很淡:"大乔姐高兴就行了,陆逊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说完向白毓跪拜。

白毓眨眨眼睛:"你这是干什么?"

陆逊趴在地上不动,声音却又哽咽了起来:"大乔姐,是我没用,没能把你从孙策手里救出来,反而害你受伤。我死不足惜,你就当作世上从来没有过陆逊这个人吧。"

"等等,"白毓奇道,"你怎么要死了?我怎么又要你救了?"

陆逊抬起了头,已经泪流满面:"我听人说孙策和周瑜一进入皖城就强行把你和小乔抢回府去做了夫人,每天寝食难安,偏偏被大水困住。那天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有多高兴。可孙贲的军队就在旁边,你身边的人又看得太紧。我不得已才主动跟刘勋联系,想让他拖住孙贲军,好让我有机会救你出去。我是一定要死了,我不后悔,可是就怕拖累大乔姐。所以请大乔姐忘了陆逊吧。"

白毓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差一点就昏了过去。

"你说你勾结刘勋不是为了给陆康报仇,而是为了救我?"白毓气不打一处来。哪怕陆逊毫无理由地跟孙策作对,她都不会这么生气。

"两者都有。伯父的家人虽然待我不好,但是伯父人很好。"

听了这个,白毓气消了一点:"你到底是从哪里听说我是被孙策强娶过门的?"

"是刘晔说的。"

白毓这下子完全没了脾气,她把手伸向陆逊,说道:"你过来。"

陆逊带着眼泪,乖乖地爬了过来。

"你已经长大了,长得比我高多了。男子汉大丈夫,别一天到晚哭鼻子了,多难看。"白毓伸手帮他擦干眼泪,"以后要学会分辨敌友。刘晔是你什么人,他说什么你都信?他跟着刘勋的怎么可能说孙策的好话?"

"孙策来皖城的第一天我就见过他。之后他带着礼物来提亲,拜访我爹娘,甚至是通过我出的苛刻的试练,又等到良辰吉日,大宴了群臣才娶到我的。这里面可有一点像是你说的强抢吗?刘晔跟你说这些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着感觉有点失落,"这人倒真是个人才,就这么让伯符跟着刘勋一起给放跑了……可惜!"

"小逊,不是大乔姐夸你。你善良正直,能力又很强,将来会有很多人争着做你的朋友,要你为他们出力。你可要真正学会分清敌友,不然的话被敌人利用了,伤的反而是自己人,而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你自己。"她扳过陆逊的头,让他看着自己,"你记住,我,是孙家的人。无论你跟孙家还有什么恩怨,我希望从此以后,一笔勾销!"

陆逊开始懊悔,真正的懊悔,欲哭无泪的懊悔。

白毓笑了,强撑着探起身来,用自己的额头抵着陆逊的额头,两对相似的眉毛好像影子般相互辉映,丝般秀发瀑布似的悬落两侧,像是两扇帘子,把二人的脸遮起来。

"小逊,我要你答应我三件事,作为今天这件事的惩罚。"

"第一,你从现在开始,五年以内,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学习就好,不能效忠任何势力。"

"第二,五年之后,你要回到江东来。到时候如果孙家垮了,你可以自行选择去留;如果孙家没垮,我希望你能用你的能力帮助孙家。"

"第三,"白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腹中,将来会有一个婴儿。"墨一样的眼眸恳求着陆逊,"好好待她。答应我。"

陆逊更难受了,双手按在膝头,紧紧握着:"大乔姐,陆逊今生恐怕没有办法完成你的愿望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