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唯一机会(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车子在繁闹的大街上驶过,车里秋千雪和李塞恩聊着话,都是些李塞恩什么转学回来,离开云端学院这样的往事话题,或者是聊及音乐。

顺道被载上的梁可儿一句也插不进,只好把头扭到窗外看风景,不过从她略显兴奋的眸子里能看出,她是巴不得秋千雪这会儿忽视她的。

从京城追来吉隆坡,以特地看秋千雪表演这样的理由,实在不足以取信于人。

毕竟她梁可儿并不怎么钟情音乐,是平时生活中看得出来的,但这会秋千雪事多,眼下恐怕也没心思细细咀嚼,就算觉得疑惑,她又怎么想得到她真实的目的呢,呵!

“就把我放到这儿,谢谢!”

看到了一条十字路口的兰见酒店后,梁可儿便先行下了车。

透过窗户,秋千雪看到她异常明媚的笑脸,像阳光下迎风怒放的莲花。

“千雪姐姐的粉丝,为什么不愿意跟你一起住进我们家呢?还可以近距离听到你拉琴呢。”李塞恩看着梁可儿兴奋的背影有些不解,因为梁可儿的造势,加上秋千雪本人没有质疑,他也以为前者是追随秋千雪而来的,但若真这样,在这异国他乡,梁可儿却选择与秋千雪分开,还真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或许,她有她的计划。”秋千雪微笑。

“好,我还以为她嫌弃我家太大了。”李塞恩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没将话题再停在梁可儿身上。

车子离开闹市,开到安静的边郊,才在一片郁郁葱葱中看到一处白色庄园,外面十分静谧,夜晚看不全它的轮廓。

“千雪姐姐,我家有很多草!”

一下车,李塞恩拉着秋千雪冲进大门,没有给她介绍这精致的庄园,却直接把她拉到里面一处花园旁的草皮上,推攘着让秋千雪坐进草皮,不知道的人绝对要被他这举动给弄得发懵,就如李塞恩身后提着行李的两位仆佣。

两人纷纷嘴角抽搐,卡玛家族的草的确多,但是有哪个奇葩会在意这个?

一处庄园里面青草多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他们家小少爷这待客之道,真是让人汗颜啊!到了家水都没喝上一杯,却被拉来先看看草有多少!

秋千雪亦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这李塞恩,怕是一直记得她在云端学院时,经常去拔青草闻的爱好。

看着他笑意盎然的脸,秋千雪不好扫他的兴。

很配合地在草地上址起一把断草,如以往一样,神色微醉地轻嗅那独特的混有泥土芳香的青草味,而后有些调皮地笑眯了眼:“嗯……塞恩家的青草不仅多,还更香一些。”

咔擦!

后面两人下巴被萌掉在地上。

拍拍手,秋千雪笑着问道:“这么晚了,塞恩的家人都休息了。”

李塞恩回到正经模式,听出秋千雪的意思,忙摇头:“千雪姐姐你不用去特地问候他们的,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而且你是我的朋友,他们都忙着,我招待好就行啦!”

说起来卡玛家族只是个玩音乐的,但一旦家族大了后,事情也多起来,而且这次艺术交流会就是由卡玛家族与国际艺术协会联合举办的,再过两天就要开幕,秋千雪的到来,卡玛家还真没有时间特地迎接。

听言秋千雪也只是点了点头,这么晚了,她也不想再打搅人。

考虑到秋千雪刚下飞机一路应该有些累了,李塞恩也没再多缠她,把她带到客房,安顿好了后,便也离开了。

卡玛家族应该是常有客人,给秋千雪住的房间是酒店一样的小套间,装潢摆饰风格雅俗共赏,唯一有点个性化的是,浴室建在了客厅里,以半圆形的毛玻璃隔挡,外加一层挂帘。

不过显然秋千雪不在意这种问题,别说只有她一个人住,就算是和时一卿住,估计她不会有半点担心。

在这一共也就呆10天,秋千雪的行李很少,把几套换洗的衣服拿出来挂上,简单收拾好后,她坐到床边,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

这是时一卿送给她的新手机,从他的眼神里她就看出,这手机跟其它的手机不太一样。

而交到她手里时,时一卿将里面所有特殊功能跟她演示了一遍后,她听到他第一次一个嘀咕的一句话。

“正面的希望用不上,背面的,尽量不要用。”

是的,不只手机正面,背面的手机壳亦有些他们存在的意义。

茶雾色色的壳面上,四朵凸起的水晶色铃兰花垂着花苞,就像贴在手机壳上漂亮的花钻,出现在女生的手机上,十分常见不过,然而它们并不是什么贴上去的东西,全都是跟这手机连体的一部分。

正面,也就是手机屏幕面,跟夏沫他们以前用的手机一样,秋千雪已经研究透了。

开机键认指纹,一键即可启动录音或摄影,一至九的快捷键里存着一些不用信号就能拨打的奇怪私人号码,监听反监听功能等等,这种防陷害坑白莲的攻防型辅助武器,基本都想全了。

不过秋千雪对这些兴趣不高,现在基本没什么人能随意陷害得了她,所以这些都是以防万一的东西。

所以时一卿才说,希望他们用不上。

但背面的,时一卿说的是,尽量不要用。

秋千雪嘴角弯了弯,试着拨动手机背面最下面的一颗铃兰花苞,右手食指按在上面,往右轻轻转动,细小的“咔擦”一声响,就见手机侧壁一处被左右打开,露出一个细小的针孔,而后从中间的小孔中急速旋出一颗尖细的金刚针。

两三厘米的长度,看起来还没有普通的缝衣针那么利,然而秋千雪清晰记得时一卿亲自拿它划开了一片防弹玻璃。

按到那颗水晶花苞上,金刚针又急速旋回关闭后,她又拨动了第二颗花苞。

又是细小的“咔擦”声,这下手机顶壁上一处被打开,里面飞出一根细如发丝的线,被一个吸盘带着往空中弹跳而起,瞬间吸在了天花板上,秋千雪顺着抬头,就看到吸血附在了吊水晶灯的挂钩上。

“挂钩是金属做的……”她喃了句。

丝线的吸盘是采用的重工业用的强磁材料,组成的四脚吸盘,其引力足以吸住一个吊在30米远外的壮汉。

秋千雪一手紧握住手机,一手将这颗花苞往左转圈,飞出的丝线便缓缓收缩,将手机连同她的身体从地上腾空拉起,直到头快撞到了水晶吊灯,秋千雪才停住,把花苞反方向转圈,慢慢落下了地。

真是一等一的逃生武器……

可是时一卿为什么说,尽量不要用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