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9】宝宝酱油记五怪病(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偷偷藏下的东西是个怎样的祸害,又与我结下了怎样的羁绊。

直到三岁这年,我突然昏迷不醒。没隔多久,我自己又醒了过来。如此反复,时醒时睡,到后来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宫中御医束手无策,爹爹娘亲寻遍江湖神医,却无一人治得好我的病。其中,也包括了神医风无定。

适时,娘亲正怀着弟弟,每天大着肚子守在我的床前心力交瘁,爹爹愈发沉默寡言,几乎足不出户。

景王府唯一的小郡主得了不治之症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天下哗然。景王年少中毒,曾面如恶鬼,不良于行,命途多舛。没想到,他的女儿也——

一时之间,景王乃天煞孤星,会克死妻儿的流言四处扩散。渊帝震怒,将散播谣言者统统抓入刑部大牢,却依旧无法堵住百姓的悠悠之口。

“爹爹,娘亲。”距离上次醒来,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床边的两人。

“豆豆,你睡够了吗?起来陪娘亲走走好不好?”娘亲身怀六甲,本应越来越圆润的身材却愈发消瘦,眼底的青黑之色浓郁得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看到我醒来,她还是强打起精神,握着我的手,想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娘亲,我做了个梦。”我这几个月也知道自己的怪病无人能治了,一下子懂事了不少,连小阿元来看我,我也不再捉弄他了,而是摆起了小姑姑的架子让小阿元好好跟着他舅舅读书习字。

“哦?豆豆梦见了什么?”娘亲勉强一笑。与爹爹对视一眼,便开始配合我的话。

“我梦见娘亲怀的是弟弟,他还在梦里叫我姐姐呢。”我甜甜地笑,想让娘亲不要这么担心。我在梦里确实看见弟弟了,弟弟很可爱,一点也不调皮,爹爹教他读书习字,娘亲教他辨认草药,还有画儿阿姨教他作画,琴姨教他弹琴……

“那他可有你这般淘气?”

我摇了摇头,咬着唇:“一点也不淘气,他说会替我好好照顾爹爹和娘亲的。”

“……”听了我的话,娘亲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娘亲,您不要哭好不好?”我伸出小手去为自家娘亲抹眼泪,一边抹一边哄,“娘亲,你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弟弟肯定在笑话您呢。”

爹爹也揽过娘亲,紧紧抱着她:“镜儿,你别哭,你一哭不是惹得豆豆也跟着伤心吗?我们说好不放弃的,只要有一线生机,豆豆就有希望。”

“天道循环,就算是我白捡了这几年生机,为何要报应到豆豆身上?”娘亲憋着眼泪,抓着女儿的手,“我一定会让她健健康康的,就算牺牲——”

我当时并不知道娘亲说的是什么意思,可爹爹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可以看出他很紧张,甚至是害怕。

“你胡说八道什么!”爹爹一把捂住娘亲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豆豆只是生病,总会治好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自从知道她是异世之魂,景王就一直担心她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往常都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现在她一提起,他只觉得心痛得无以复加。如果注定要失去,为什么还要让他得到?这几年的幸福是偷来的么?

他只能说,上天还真会跟他开玩笑。

皇室尊荣算什么,权势滔天又怎样?这些是他想要的吗?

他不过是想要镜儿的笑靥如花,女儿的淘气可爱罢了!

“娘亲,弟弟会很乖的,您不要哭。他会很乖的。”我眼里闪着泪花,一个劲儿重复着弟弟会很乖的话,没过多久,又靠在娘亲怀里昏睡了过去。

娘亲哭得动了胎气,被爹爹强制抱回卧房休息去了。

“王爷。”爹爹从卧房出来,乘风叔叔刚好从外面回来。

“找到释苦大师了么?”

王府的近卫几乎全部被爹爹派了出去,乘风叔叔是去找云游的释苦大师。爹爹常说大师见多识广,兴许会有办法。

“释苦大师行踪全无,只是,属下带回了柳先生。”

“柳风残?”当年柳风残与他们一同前往海天一色救回岳母大人便没了踪影。听镜儿说他与海天一色的女皇是故人,留在那里作客了。他现在来王府做什么?

“柳先生听说了小郡主的事情,他说他兴许有办法。”

“请他去书房!”

家中来了一位谪仙般的男人。这个男人名叫柳风残,据说,他与娘亲来自同一个地方。不知道这天他与爹爹在书房里谈了什么,只知道他走的时候带走了我。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骊山。

骊山是一个没有喜怒哀乐的地方,特别是骊山的山,如果不喝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再也见不到爹爹娘亲还有我那已经出生却无缘相见的弟弟。

“那你就是个老怪物,只能躲在这个雪山上。”我有点不高兴,即便我是怪物,他也不该这么说,太伤害我幼小的心灵了。

“对啊,我是个老怪物。你娘亲欠了我的,所以送你这个小怪物上山来陪我。我只能躲在这里,你还不是要陪在这里。”

“哼,我不跟你说了!”我甩开美人叔叔的手,自己跑回屋子里去。

每次都是这样,吵架什么的,永远都吵不赢他。我想念那个柳先生,希望他出现然后把我带回家去。因为,我想念爹爹和娘亲了,还有没见过面的弟弟,说不定娘亲肚子里又有了妹妹。

如果娘亲身边已经有了弟弟妹妹,她还会想我吗?是不是以后娘亲会抱着妹妹一起睡觉,给妹妹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陪妹妹一起下棋,教妹妹玩数独游戏?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在床上打滚,眼泪也跟着流出来了。

豆豆,你是爹爹娘亲最疼爱的小郡主,你是阿元最崇拜的小姑姑,你不能哭!

我握着拳头为自己打气,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骊山上和美人叔叔一起生活。我睡的时候他就去书院闲逛,我醒的时候他就教我琴棋书画,我不想学,他就说我娘亲和爹爹以后会生很多很多孩子,我如果学不好,他们就不会喜欢我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我怕爹娘会忘了我。

于是,我拼命学习画画,然后把自己每一年的样子都画下来,我拜托他帮我送去王府,让爹爹娘亲看着画想念我,这样就不会忘了我啦。

我是不是很聪明呀?

“美人叔叔,我今天十岁了。”我很庆幸,我在自己生日这天醒了过来。因为,他答应我,在我十岁生日的时候送我一个愿望。

“嗯。”

美人叔叔上下打量着我,可能是为我十岁的年纪却只有八岁的个子发愁。他唇色苍白,美貌不减当年。就是身体愈发羸弱,我猜测与我有关。毕竟,我是个靠吸食人血保持清醒的小怪物。

“你说过答应我一个愿望的。”

“你想要什么?”

他几乎是防备地看着我,因为去年生日我要他爬到望镜亭我长得像爹爹,一点也不像她。

要是他想念的真的是我娘亲,那我又觉得他很可怜,因为爹爹和娘亲很相爱,即便他比爹爹长得还美,娘亲也不会移情别恋的。

------题外话------

这个男人是谁,想必大家都猜得到吧?&!--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