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皇子行踪,绿乡老者3100+(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随着和南宫朝旭矛盾的日渐加深,思颜近一段时间在泽宸殿中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无法接近仇人,那么她的复仇xx又从何实施呢?

“秋絮,你该知道他的动静?”

这天,思颜唤住正在屋内稍作打扫的秋絮,她知道秋絮绝对有比自己更多的途径去了解南宫朝旭的行踪。悌

“怎么,颜妃才几日未见你的夫君,就如此思念了?”秋絮眼角勾起,故作嘲讽道。

“他南宫朝旭是我离思颜的仇人!”思颜随即反驳。悌

“很好,你最好记清楚这一点。”

面对思颜如此坚决的态度,秋絮乌眸转了转,并没有再刻意为难,又低声道:“南宫朝旭的一举一动不是一般人所能掌控的,其实我入宫这么久,都难以探知。”谀

“可你分明很清楚他的喜好,不是吗?”想起上次秋絮有心设下的局,思颜不禁反问。

“呵呵……”秋絮笑了笑,又无奈的摇摇头,“你是这么认为的吗?那你可就错了,我从来只知道他所讨厌的。”

思颜愣住,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秋絮又接着解释说:“事实上,据我观察,恐怕整个昶辕国之内都无人知道他到底**些什么。”

南宫朝旭,他到底**些什么?

从前她以为她懂得,结果到头来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谀

从秋絮**没有问出什么头绪来,没想到南宫羽睿却突然召见思颜,说有要事相谈。

“朝旭他去寂城的绿乡了。”

思颜刚一欠身行礼,南宫羽睿就道出了南宫朝旭的行踪,很明显是看穿了她近日来的心事,她心里暗暗吃惊,这个昶辕帝确实有着过人之处。

然而思颜也有自己的聪明才智:“陛下今日见我,应该不只是要告知我此事的吧?”

南宫羽睿似是很满意的点点头:“你也跟去,把他带回来。”

“绿乡那里是?”

“该你知道的,你已经知道了;不该你知道的,你不需要知道。”

南宫羽睿语气陡然下沉,衣袖一挥,示意思颜可以离开了。

“我知道了。”

思颜只得闭嘴,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猜测面前这位君主的心思,这个男人在提及“绿乡”的一瞬间,她分明捕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悲痛。

远离昶辕国的皇城眷奚城,思颜来到了较为偏僻的寂城,寂城四面环山,青山绿**的自然景**虽好,但实在没什么乡土人情可言,居住在此的百姓少之又少,大多都是老弱病残,果真是城如其名,就好像是一座寂寞的**城镇。

尤其是城中心的绿乡村落更是空寂无人,思颜一路打听过来,据说由于二十年前的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导致大量的乡土村民死亡,后来才有外乡人陆续搬进来的。

街上路人寥寥,凉风习习,风里似乎都带着叹息声,便装上路的思颜观望着这一切,想不通南宫朝旭为何要舍弃金碧辉煌的皇宫,而来到此处?

但这其中,肯定是有着什么惊人的内幕。

随意找了一**面馆,对着桌上热气腾腾的一碗面,思颜才刚坐下,眼前就倏地闪现出一道人影。

“啧啧,好香的阳**面x~”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就这样突然冒了出来,思颜**睫一颤,望着对面说话的老者,随即就傻在一旁了。

老者灰头土脸,从白发和白须看来,分明已经过了耄耋之年,灰****袍随意的披在骨瘦如柴的身躯上,衣角也是磨损破烂,**衫上面布满了大**不一的破**,活**的一个老叫**子。

“老人**,您这是……”

“嘿嘿,好好吃x~”

老者没有回答思颜,他微微眯着眼,不仅面含微笑,津津有味吃着阳**面,而且还时不时就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那样子吃得叫一个**x!

思颜看着自己的面条就这般到了别人的**,嘴角禁不住微微**搐,向下的眸光不经意的扫过老人的手,那皱纹满布的手背上有着一条**达半尺**的刀疤,似乎昭示着曾经不为人知的惨烈。

“老人**,你是不是很饿?”思颜又问,老者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直点头。

思颜无奈的叹了口气,向面馆老板招了招手:“老板,再来一碗。”

“哎,好嘞。”

中年老板扯着嗓子**朗的应道,然后欣然抬头,看了思颜这边的位置,却意外发现了她对坐的老者,眸中的热情骤然消退,心中不禁暗骂: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蹭吃蹭喝的叫**子,这位美丽的姑娘,心地也真是善良x。

老者的耳郭轻微一动,任何的动静他都能轻易所察觉,早已习惯了外人看他的异样眼光,他裂开嘴笑得更开了。

但他望着思颜,乌瞳中几番变幻,似是端详了许久,才很笃定的得出一个结论。

“****娃,你看来很不错。”

一直处于无奈状态的思颜,忽然心里一惊,愈发觉得这个老人**很不简单,她掩饰**的一笑而过:“我很普通。”

“我老头子的眼光从来不会错。”

放下了碗,老者胡**的用手一抹嘴巴,也完全不在意满手的油渍,**了**下巴,眯起的双眼中隐约闪**出睿智的光芒,又是看得思颜一怔。

“****娃,谢谢你请的面,我们有缘再见。”

最后,老者留下一句话

后掠过一阵风,似幻似影,等思颜回头想要寻觅他时,再也没了任何踪迹。

“这位老人**……果真是深藏不漏。”思颜喃喃道。

“打扰一下,**婆,请问您知道朝旭皇子吗?”

拄着拐杖,手挽竹篮子的**婆一听到“南宫朝旭”的名字,便喜笑颜开,像是豁然年轻了十几岁一般,热情的给思颜指了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