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七十章

一个月后,b市国际机场。

楚雄和tyson提着行李从机场走出来,就看到楚天阳正站在车子的旁边等他们,就是脸色不太好看。楚天阳见他们出来,走过去结果了楚雄和tyson手里的行李,转身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

“爷爷,tyson爷爷,快上车吧。”

楚雄看到楚天阳的样子,有些奇怪,“chris,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不高兴我们两个老头子过来?”

tyson看着楚天阳的样子,想了想,“chris少爷,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楚天阳等到楚雄和tyson上了车,坐到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爷爷,tyson爷爷,今天是苏晨的毕业典礼。”

楚雄这才恍然大悟,和tyson互看了一眼,看来这事确实是他们的问题了。原本他们该在一个星期前就过来的,可临时碰到一个老朋友,就延了期,没想到今天是苏晨的毕业典礼。情人的毕业典礼不能参加,也难怪这小子生气,摆张臭脸给他们看了。

“chris,既然是苏晨的毕业典礼,你可以安排公司的人来接我们的啊,再说了,我们两个老头子又不是第一次到b市来,还会迷路不成?”

听到楚雄的话,楚天阳挑了挑眉毛,“是苏晨让我一定要来接您二位的。”

“哦。”楚雄笑着点了点头,苏晨,确实是个好孩子。想了想,和楚天阳说道,“chris,你不要送我们去宾馆,直接去苏晨的学校吧。”

“爷爷?”楚天阳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被tyson敲了一下头。

“小少爷,你在开车,请注意安全。你没听错,老爷确实是说让你先带我们去苏晨的学校。今天是苏晨少爷的毕业典礼,我们两个老头子也想去凑凑热闹。”

听到tyson的话,楚天阳笑着把车调了个头,往苏晨学校的方向开去。

楚雄看着楚天阳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说真的,他还真的从来没参加过孩子的毕业典礼。他的儿子楚楼当年违背他的意愿,选择了音乐学校,因为这件事,楚雄差点没和楚楼断绝父子关系,当然不可能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而楚天阳又太过自主,学校的事情从来不和楚雄说,等到楚雄意识到楚天阳该大学毕业的时候,楚天阳已经把硕士学位拿到手了,理所当然的,楚雄又错过了楚天阳的毕业典礼。如今正好赶上了苏晨的毕业典礼,楚雄怎么可能错过。而tyson一生都没有子女,是把楚天阳当做自己的孩子在教养的,对于苏晨,也喜爱得很,听到今天是苏晨的毕业典礼,也是不肯错过的。于是,两个老头子就直接命令楚天阳改变了行程,三个人直接去了苏晨的学校。

此刻,在b大的礼堂,苏晨从校长手里接过了学位证书,然后微微低下头,校长将苏晨戴的学士帽的帽穗从一边拨到了另一边,“恭喜你毕业。”

“谢谢。”苏晨抬起头,笑了。

咔嚓一声,闪光灯亮起,记录下了这张年轻面孔在这一刻的美好笑容。

苏建军站在礼堂外,听着里面不时传出的掌声和笑声,眼眶开始发红。原本苏晨是不想让他过来的,考虑到今天学校有两个系的学生同时举行毕业典礼,学校里肯定有些乱,最近天气有些转凉,苏建军的腿病又开始犯了,苏晨原本是不打算让苏建军来的,只说今天回家会把一切细节都详详细细的告诉苏建军,并且会托人拍照给他看。可苏建军等苏晨出门后,还是悄悄的跟来了。想想当初他腿断了,孩子他娘又撇下了他们父子,是当时刚上初中的苏晨用他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苏建军每天躺在床上,看着苏晨放学回家,还要忙前忙后,伺候自己,一旦学校发了奖学金,这孩子头一件事就是跑去药店给自己买药,有点好吃的了,总是先往自己的嘴里塞。苏建军不是没想过了结了自己,可每当看到苏晨趴在自己的床头,一双眼睛就那么看着自己,苏建军的心就揪到了一起。现如今,苏晨自己开了店,又上了大学,苏建军觉着自己这半辈子就像做了个梦,他前世一定是给佛祖烧过高香,做过天大的好事,今世才得了苏晨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想到这里,苏建军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们老苏家也出了大学生了,他知足了。

旁边一个也是来看孩子毕业典礼的家长看到苏建军的样子,走过来拍了拍苏建军的肩膀,“老哥,今天可是孩子的高兴日子,你哭什么啊?”

苏建军不好意思的抹了两把脸,“是啊,你瞧我,是个好日子啊,我哭啥啊。”

那个家长也笑了,说道,“别看我说得好听,其实刚才我也跑到没人的地方抹了两把泪。你说咱们做父母的,图的是啥,不就是孩子能有个好前程吗?”

“是啊。”苏建军点点头。

两个人正说着话,楚天阳一行人也到了,楚天阳看到苏建军,就往这边快走了几步,“苏伯父,您也过来了。”

“哎。”苏建军点了点头。

那个学生家长见苏建军有熟人过来,就笑着和苏建军打了招呼,走开了。

苏建军和楚天阳说了两句,就看到楚雄和tyson正往着边走,“天阳,你今天去接你爷爷了?”

“恩。”楚天阳点点头。

“你这孩子!怎么不先把你爷爷送去宾馆?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身体受得了?”苏建军和楚雄打过招呼之后,转头就说了楚天阳一句。

楚天阳摸摸鼻子,没说什么。

楚雄笑着说道,“是我让天阳带我们两个老家伙过来的。苏晨是个好孩子,将来也得叫我一声爷爷,孙子今天是大学毕业典礼,我这个做爷爷的怎么说也得过来看看,你说是不是啊,tyson?”

“是啊,苏先生,我和老爷都很喜欢苏晨,要是早点知道今天是苏晨的毕业典礼,就会提前过来了。”

苏建军笑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明知道苏晨和楚天阳的关系,可听楚雄和tyson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苏晨已经进了他楚家的大门,苏建军就觉得不是一般的别扭。他养的是儿子,又不是闺女,再说了,即使是闺女,两个人的还没真定下来呢,这楚老先生一家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这个时候,毕业典礼结束了,礼堂里的学生正鱼贯的走出来。

苏晨和几个同学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话。苏晨本身长得就高,脸又长得清秀,虽然同样穿着黑色的学士服,戴着黑色的学士帽,可苏晨在一群人中,怎么看都显得有些鹤立群的味道。

楚天阳看到了苏晨,就叫了他一声,挥了挥手。苏晨听到楚天阳叫他,转头看了看,就和几个同学道了别,转身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先和楚雄、tyson问了好。

“楚爷爷,tyson爷爷,您们过来了。”

“恩。”楚雄笑着点了点头,tyson也笑着和苏晨打了招呼。

苏晨又转头和苏建军说道,“爹,我不是和你说别过来了吗?天气这么凉,你还跑过来,晚上又该腿疼了。”

苏建军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就想亲眼看看,我儿子今天大学毕业了,咱老苏家几代老农,如今也出了大学生了!”一边说着,一边眼眶又开始发红。

苏晨见苏建军这样子,鼻子也有些发酸。楚天阳走过来,搂住了苏晨肩膀,笑着和苏建军说道,“伯父,今天苏晨大学毕业,是高兴的事啊。”

“是啊,是高兴的事!”苏建军听楚天阳这么说,连忙抹了一把脸,转头和楚雄、tyson说道,“不好意思,让两位见笑了。”

“哪里。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苏晨是个好孩子,值得你为他骄傲。”楚雄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苏晨面前,“好孩子,不介意给你这位老爷爷一个拥抱吧?我今天不请自来,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苏晨笑着抱了抱楚雄,“您能来,我很高兴。”

楚雄放开苏晨,“还要怪chris,没有事先告诉我今天你毕业。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样,”楚雄一边说,一边摘下了尾指上的戒指,放到了苏晨手里,“这就当是我给你的毕业礼物。”

苏晨看着手里这枚镶着绿翡翠的戒指,即使不懂珠宝,他也能看出来这戒指价值不菲,刚要拒绝,就被楚天阳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快谢谢爷爷!”

“不用谢了。”楚雄笑着挥了挥手,暗地里和楚天阳眨眨眼,怎么样?人可是给你定下来了。

楚天阳笑了笑,也眨了眨眼,谢谢爷爷!

tyson站在楚雄的身后,看着这对祖孙的互动,如果他没看错,老爷给苏晨的那枚戒指可是楚家祖传的,自从当年老妇人去世之后,老爷就一直带在身上。如今给了苏晨,看来,这孩子是注定要进楚家的门了。

转头看看被弄得一头雾水的苏建军,tyson笑着走了过去,看来,老爷和小少爷都忽略了,和亲家先打好关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啊。第七十一章

一年后,苏记连锁总部。

苏晨拿着公文包走出办公室,一路和员工打着招呼。

苏晨大学毕业后,就全心开始经营苏记和香满堂,由于苏晨的一些先进理念和以顾客为本的思想,苏记连锁餐饮和香满堂自助餐饮发展迅速,在餐饮界逐渐赢得了不错的口碑,也形成了良好的声誉。苏晨趁热打铁,又新推出了自助火锅,同时请到了几位营养师,开了一家绿色营养馆,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苏晨考虑了一下,便将这些餐饮饭店统一归到了苏记连锁旗下,注册了商标。一年下来,苏记连锁凭借着良好的基础逐渐开始在占国内的一些主要市场站稳脚跟,现在正开始向一些周边城市发展。苏记连锁只上一季度的盈利,就足以让同行业的人士刮目想看了。

比起骄人的业绩,苏记连锁更让人侧目的,则是苏晨这位刚二十出头的总裁。从大学就开始创业的经历,让很多人感兴趣。不止有一家媒体想给苏晨做一次专访,可每次都被挡掉了。苏记连锁的公关经理是楚天阳直接从寰宇国际抽调过来的,不是别人,就是当初和苏晨共事过一段时间的amanda,这位斯坦福大学的双料硕士,在寰宇国际的时候就专门负责这一块,她对于如何应付媒体经验老到,处理起相关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得心应手,不要说一些初出茅庐的菜鸟记者,就是一些在业界摸爬滚打了几年的老资格,也没办法轻易在这位美女手里讨到好来。苏记连锁分店开到hk的时候,曾经有一家八卦杂志不死心,想要挖苏晨的隐私,结果派出来的狗仔无一例外的被扒光了衣服丢到杂志社的门口,而那家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后就关门大吉了。自此以后,这位苏记连锁的年轻总裁便又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甚至有在amanda手里吃过亏的记者,直接宣称,比起采访苏晨,或许攀登珠穆朗玛峰还更容易一些。

其实这件事真的不能怪苏晨,罪魁祸首确实另有其人。

苏晨走出商务楼大门,楚天阳正在商务楼前的停车场等他。一年多来,时间似乎更眷顾这个男人了,穿着黑色的修身西装,斜靠在车边,惹得一些下班经过他身边的年轻女孩脸红心跳,即使是上了年纪的阿姨,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楚天阳似乎对这些眼光毫无所觉,仍然气定神闲的站着,看到苏晨走出来,摘下墨镜,笑着和苏晨招了招手,“这边。”

苏晨真的很想朝天翻个白眼,这个男人似乎总也学不会什么叫做低调。按理说两个人如今都是有些社会地位的人了,也亏得寰宇国际和苏记连锁的公关工作做得好,也暗地里和一些媒体打过招呼,否则两个人的关系估计得上x点时刻!

苏晨走到楚天阳旁边,“今天怎么这么早?”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都入秋了,怎么天气还是这么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