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心经(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晚饭後,众女闲叙了一会,小龙女督促阿紫在房中练功,邀了众女到杨过房中叙话。

姐姐,你有话要跟大家说?袁明明问道。

姐姐正要问问大家一件事,本来这是姐姐最关心的,可是自从遇见宫主李前辈之後,就定了心,可是咱们这麽多日子来,却都没消息,不免又操起心来,所以和众位妹子商议、商议,不知是何原因?小龙女稍有忧虑的道。

赵英道∶姐姐是说咱们都没有人受孕的事?

是啊!英妹妹,咱们和过儿这些日子虽然闺房乐趣不少,可是怎麽都没┅┅。

姐姐,你且宽心,妹子我曾细查公子和各位姐妹的精水,也测过大家的体位骨架,都是很好的,娘说的一点都没错,姐姐不必耽心。赵英正色的对小龙女说道,赵华也轻轻点头。

小龙女脸色稍缓,又问道∶咱们六个姐妹怎麽一个都没有┅┅?

赵英又道∶成亲二、三年不育,应是常事,姐姐倒也不必挂虑,要想何时受孕都不成问题┅┅。

小龙女奇道,道∶成亲二、三年不育的事情姐姐我听过,但六个人都快一年了都不孕,那就很奇怪了,英妹的意思是说咱们姐妹随时都可受孕?

袁明明柔声道∶姐姐,妹子我也曾想到这个问题,就像英妹说的一样,咱们姐妹都是可以受孕的,这些日子来,有可能是因为公子用了度精和还精归元法,和姐妹们勤修内功,所以耽误了受孕。

小龙女点点头道∶两位妹子说的很有道理,这可能是主要原因,姐姐我也相信李前辈的话,所以也就不怎麽耽心,就顺其自然吧,强求也不好,过儿也年轻,应该都不是问题,不过,咱们要是有了小宝宝,这日子应该更快乐。

众女都点头同意,也有向往的神色。

小龙女又道∶咱们的阿紫妹子,真是令人可敬,这半年来,她潜心练功,无丝毫分心,姐姐我日夜观察,我传她的玉女心经早已扎稳根基,她这份毅力,主要也是出自深爱过儿,想要早日跟他成亲,让人可敬的是,她不是为了欲念,而是出自爱意,否则也不可能心如止水,进步这样神速。

众女都同意小龙女的说法。赵华说道∶姐姐,阿紫妹子真是了不起,这些日子她从来不问我和公子燕好的事情,只是缠着问我怎样把内功练好,有时妹子和她开玩笑说,要不要我跟龙姐姐说让她早日成亲啊,她说不要,她已经是大哥哥的老婆了,只要心里想着大哥哥和姐姐们爱她就好了,什麽时候成亲,龙姐姐自会告诉她,她一点都不用耽心。

小龙女欣慰的道∶华妹说得正是,姐姐实是欢喜,现下她的内功基础已是扎稳,姐姐也想为她选个日子成亲,一来让过儿可用度精法助她内力更加精进,二来各位妹子可能没有发觉,姐姐仔细观察,过儿的新生手臂并不如预期的强壮有力,阿紫和他成亲後,也好让过儿用采补术,采了阿紫的处子精气,这样或许才能真正的大功告成。

众女都惊讶的啊了一声。赵英道∶姐姐这样一说,妹子也觉得是有些不对,我只道公子是因为右臂新生,较不习惯,原来竟是未竟全功,看来咱们姐妹五人的处子精气仍有不足,要阿紫补足。

赵华也道∶如果还是不足,姐姐你看咱们这里有好几个丫,挑一、二个好的,让公子采了,也是不妨。

袁明明觉得不妥,张口欲言,小龙女已摇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过儿绝不会这样做。

小龙女这样一说,大家都觉很是有理,杨过确是不会这样做。

袁明明忽然道∶姐姐,妹子和春兰、秋菊现下都是修习姐姐传的玉女心经,阿紫也是,这些日子来,妹子自觉内力大进,真气精纯,已经可以收放自如。妹子想,咱们把自己的内力都输一部分给阿紫,她根基已稳,已可将咱们修习的玉女神功溶为一体,这样公子破她之身时,先天精气必定精纯,对公子应有助益。

小龙女眼睛一亮,欢然道∶明妹妹这个办法甚好,只是这样子会减弱你们的修为,倒是委屈了你们。

姐姐无须挂虑,妹子们稍稍减弱一些功力,又有何妨,何况和公子长相厮守,这功力也是有增无减。

小龙女甚喜,屈指一算,道∶好,明妹、春兰、秋菊三位妹子和姐姐,咱们四人,明日开始,轮流输功给阿紫,这输功的时间以辰时最佳,还要避开她的月事,二十天的时间应该足够。她稍停一下,又道∶就在下个月这个时候,正是新春,看看有无好日子,就为阿紫完婚,有关物事,就请英妹和华妹来办。

众女都齐声称是,认为这样安排甚为妥当。袁明明取了历书,与大家一同商定了成亲的日子,小龙女随即修书给并肩王周相京夫妇,告知阿紫成亲之事。

此时,阿紫行功已毕,她已半年未进杨过的睡房,但今日她知杨过外出,不在房中,所以也就摸了进来,众女一看到她,都纷纷向她道喜。阿紫不明所以,一脸诧异,看着小龙女道∶姐姐,什麽事呀?

小龙女把她拉到身旁,笑着道∶好妹子,你这半年来,极是用功,内功基础已是扎得很是深厚,姐姐们大家商量,准备下个月这个时候为你和大哥哥完婚,你欢不欢喜啊?

阿紫又羞又喜,欢叫道∶姐姐,这是真的吗?我太高兴了。

当然是真的,明日开始,姐姐和明妹、春兰、秋菊几位姐姐为你输功,加强你的内力,增强你的先天精气,一个月後,你就可以好好的和你心爱的大哥哥作爱了。

阿紫一头埋到小龙女怀中,扭身不依,小龙女哈了一声,笑道∶咱们阿紫不肯当新娘子呢!

众女都大笑,阿紫高兴的不得了,从小龙女怀中跳起,抱着每个人都亲热了一阵。

小龙女要阿紫写信将这一喜事禀知爹娘,阿紫的文思极快,字迹娟秀,与上次写的那杨龙安三个字大为不同。她写道∶爹爹妈妈∶女儿好想念你们。女儿在下个月春暖花开之时要嫁给杨大哥做妻子了,龙姐姐和姐姐们都好爱我,女儿真是幸福。龙姐姐还说要来拜见爹爹和娘,那时爹娘就可以看到女儿了,女儿现在的武功好厉害噢,哥哥姐姐们一定都打不过我了,可是我一定不会欺侮他们。祝一切平安,女儿紫叩上。小龙女将阿紫的信和自己写的那封信,都交给了赵英,要她明日一早用飞鸽传送出去。

阿紫在房中蹦蹦跳跳了一会,喜不自胜,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羞,小龙女笑道∶小阿紫在动春心了。

阿紫一听,又一头钻进了小龙女怀里,撒着娇道∶姐姐好坏,都猜出人家心里想的。

众女都笑个不停,阿紫更是羞的不得了。小龙女轻轻拍着她道∶好阿紫,你内功已经练成,姐姐也不禁止你动春心了,婚期既已决定,这段时间,除了每日辰时输功之外,也请英姐姐和华姐姐教你房中术和青春永驻的养生术,她们百花宫的这些功夫是世上最好的,你要好好的学,将来大哥哥也会更爱你。

杨过回来时已近中夜,阿紫急急迎上,兴奋的拉着杨过的衣袖,娇红着脸,道∶大哥哥,龙姐姐说下个月我就要真正的做你的好老婆了,我好高兴噢!

杨过有些酒意,听了她的话,轻轻吻了她一下,道∶真的啊?大哥哥也好高兴。他看众女都在房内,笑吟吟的对小龙女道∶龙儿,你们是说阿紫内功练成了吗?

是啊!你没看到咱们阿紫英气勃勃,像是全家武功最好的样子,那是表示她的内功基础扎得很好了,可以让她修练更高深的武功了。

杨过看着阿紫,见她果是英气逼人,湛蓝的双眸炯炯有神,白玉似的脸庞隐隐泛着红光,真是美的不得了,於是笑道∶果然名师出高徒,阿紫这半年的进步真快。

阿紫听到杨过夸奖,雀跃不已。小龙女将刚才大家商量的结果跟杨过说了,杨过欣然同意。

这时已近子时,这几日由小龙女和袁明明陪杨过,众女都辞别回房,阿紫也依依不舍的吻了一下杨过,自个儿回房去了。

袁明明泡了一杯茶给杨过,要他先在椅中坐下休息,又聊了一会儿,拉了小龙女到澡间洗裕进了浴间,袁明明替小龙女解衣,脸上红噗噗,神秘兮兮的笑道∶姐姐,咱们运气逼出腹内秽物,今晚要公子的男根插入臀缝,那一定很舒服的。

小龙女心中一荡,也笑道∶是啊,每次你用手指插到姐姐那里,真是刺激得很,好几次想要过儿把男根插进去,可是过儿男根那麽粗大,又有些不敢。说着进到厕间,运气排出肠腹积存的秽物,再到浴间沐浴,袁明明也很快排完,两人互替对方擦抹皂粉,将全身洗净。袁明明摸着小龙女牝户,稍稍伸入中指,道∶姐姐,你这里摸起真是舒服。说着,吻着小龙女的粉乳,又将手指粘满皂水,轻轻叩入臀缝,缓缓,小龙女蹙着秀眉,舒服的吟叫,牝户中直流,两手反抱着袁明明,搓揉着她的两瓣厚实圆臀。两人亲热了一阵子,袁明明进房拉了杨过进来,脱了他的衣物,为他冲浴,杨过酒气有些上涌,看到小龙女双手高举挽着一头秀发,正在梳发,高挺的趐胸微微摇荡,盈盈一握的纤腰,坚实平坦的小腹下,一丛三角型黑油油的耻毛沾着点点水渍,平平的贴在耻丘,两瓣红嫩可爱,袁明明才替他冲完身子,两手套弄他的阳物搓洗,不想这阳物勃然怒涨,袁明明笑道∶公子今日兴致真好。杨过嘻嘻笑着,走到小龙女面前,笑道∶龙儿,咱们站着来试试。

小龙女媚然而笑,绾好头发,背部靠墙,抬起一足,搁在矮凳上,臀部稍仰,张开两腿,杨过扶着阳物,在牝户口磨了几下,微微一挺,就插了进去,杨过了几下,觉得不够深入,他将小龙女的一足抱起,牝户大张,就开始猛抽猛插,小龙女娇喘吁吁,淫声连连,两人都低头看着交接之处,见那昂藏之物,在牝户中进进出出,煞是好看刺激。杨过冲撞了好一会,两人都很兴奋,小龙女水流不断,已觉疲累,袁明明在旁轻声道∶公子,龙姐姐已经累了,你先歇歇,换个方式。

杨过抽出阳物,放下小龙女的玉足,将她抱起放在矮凳上坐下,小龙女喘着气,道∶过儿,真是舒服得紧,只是站着很快就会累,两腿都没力了,一身武功都没用。

袁明明吃吃笑道∶燕好时武功是没用的,姐姐你趴在地上,让公子插你後面。

小龙女粉脸通红,心头直跳,缓缓趴下,两瓣圆厚的肥臀高高翘起。袁明明将小龙女的双臀扳开,一轮菊瓣鲜红夺目,她又将牝户中的涂抹其上,要杨过将阳物插进去,杨过很是兴奋,可也有些怀疑是否可以进入,他用阳物在臀口轻轻得真是,咱们在这里已住了半年了,附近名胜都逛遍了,也该收拾收拾走了,龙儿,你说怎麽走啊?

小龙女一掠发梢,道∶咱们还是照原先的计划,先往临安走走,如果可能的话就拜见一下并肩王周伯父周伯母,好让阿紫定定心,看看周王爷有什麽咱们可以尽心的,这样一个国家重臣,如是能救,咱们还是要救的。

杨过和袁明明都点头称是。杨过道∶龙儿说得真是,这周王爷我回想起来,当日我救他的时候,确是一位英雄人物,倒不知他是当朝王爷,他受奸人之害,真是令人惋惜。

小龙女又道∶他是阿紫的爹爹,也就是你的岳父大人了,这份心力总是要尽的。杨过颔首同意。小龙女又道∶明妹妹在京中想也有旧识,她这一逃出来,可能会牵累到一些人,如果真有其事,咱们就要设法相救┅┅。

袁明明猛然横过身抱着小龙女,亲着她道∶姐姐,你对妹子真好,这样关心我。

小龙女轻轻拍着她,柔声道∶好妹子,姐姐我岂有不关心之理,姐姐我本想早日离开洛阳,但一来是为了过儿的手臂未好,二来也是希望各位妹子的功力能够更加精进,咱们虽说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不在江湖争雄,但姐姐刚才说的这些大事,说不得还是要用上武力,姐姐不愿让任何一个妹子出了差错,一定要稳稳妥妥才是,谋定而後动总是好的。

杨过大为高兴,欢然道∶龙儿,还是你想的周到。

小龙女嫣然笑道∶别忘了,我除了做你妻子之外,还是你师父和姑姑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