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推倒篇之柏英(2)(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不知过了多久,柏英只觉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紧窄的巨大,越插竟然越深入内,一阵狂猛耸动之后,她发觉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越来越狂野深入,狂野地分开柔柔紧闭娇嫩无比的,硕大浑圆的滚烫粗暴地挤进娇小紧窄的口,分开膣壁内的粘膜,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内,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顶端的刚好抵触在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柏英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膣壁中的粘膜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的粗大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正最狂野地冲刺、着一阵阵痉挛收缩的,次次随着猛烈的的惯性冲入了紧小的玉宫口不一会儿,柏英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哎!”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销魂娇啼,窄小的玉宫口紧紧箍夹住滚烫硕大的浑圆,柏英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柏英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把情动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的娇挺紧紧贴在他胸前,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紧紧盘在令狐冲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否则一松她就会掉下来。

柏英羞涩地娇啼婉转着,娇美雪白的玉体火热地蠕动着,光滑隆挺的洁白随着令狐冲的抽出、顶入而被动地挺送迎合。

“嗯……”令狐冲每一次顶入那幽深紧窄的,柏英娇俏可爱的小瑶鼻都娇羞火热地呻吟,回应着身上男人的顶插,妩媚的娇吟和稚嫩的迎合动作使他逐渐加快了节奏,快抽狠插,不断得顶入她内凶猛地粗巨黝黑的,抽出她樱唇中娇艳妩媚的娇喘宛啼。

当令狐冲又一次狠狠地深深顶入那娇小的时,终于顶到了她的深处的花芯,柏英芳心轻颤,感受着玉体最深处的圣地传来的至极快感,在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那羞涩花芯含羞轻点,与那顶入最深处的男人的滚烫紧紧吻在一起。他一下又一下地不断轻顶速插令柏英连连娇喘,本已觉得玉胯中的已够大够硬,可现在那顶入自己幽深中的火热竟然还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更加充实紧胀着滑嫩,更加深入幽遽窄小的内。

“唔、唔…唔、嗯!”在令狐冲的连连触顶下,柏英花房含羞带露,花芯轻颤。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令狐公子……我……我泄了……泄了……英儿……英儿完了……完了……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的从深处的玉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中的,流出,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女子蜜汁的床。

柏英胴体一阵痉挛,只觉幽深火热的内温滑紧窄的娇嫩膣壁阵阵收缩,芳心娇羞万分,,顿时沉浸在那刹那间的交欢的快感之中。

令狐冲的被少妇一冲,更感紧紧缠绕在他上的粘膜一阵火热地收缩紧夹,不由得全身一麻,知道不能把守,立即快速凶狠的了百十余下,然后深深地顶入那娇小内,紧紧顶住玉宫口,向隆臀高迎的里射出滚烫的。

柏英被他在玉胯中的这一轮顶刺顶得娇啼婉转,,“唔啊哎…”声不绝于耳,花靥更显酡红,浑身玉体娇酥麻软,抖颤不已,玉股下更是花蜜横流,精秽物斑斑点点,被射得骨酥肉糜,身子也跟着剧烈地颤抖起来,可是四肢被他压得不能动弹,只有不停地乱摇臻首,口中咿唔不已。

“英儿,含住我的!”很快,令狐冲又硬了起来,他把又胀起来的大搭在英儿秀挺白嫩的鼻子上。

“哇,这么大的,怪不得刚才几乎把我的都要插烂了!”

柏英说着,张开了美丽的小嘴,令狐冲的大立即深深,巨大的顶到了柏英娇嫩的喉咙。

“英儿,我的美人儿,好好的舔,好好的吃。”令狐冲笑着对正在含着自己的给自己的美貌动人的柏英说。

令狐冲像插一样用大在柏英小嘴中奸着,由于嘴里塞着令狐冲巨大的,柏英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唔,唔”的声音,却十分娇媚动人。

令狐冲边干着柏英的小嘴,边玩弄她美丽的秀发和白嫩的大。

了十多分钟后,令狐冲便在柏英的嘴中射出了,并以命令柏英:“吃下去。”美丽的柏英顺从地喝下了满嘴的白白的。

令狐冲把柏英的雪白娇躯搂在怀里,边捏揉她的白嫩丰腻的边对她说:“英儿,你真美,我真想把整个身子都化在你身上。”

柏英轻轻地喘着气,软软地说:“令狐公子,你好厉害,插得英儿都快要死过去了!”

令狐冲哈哈一笑,接着再次看向柏英的身体。

柏英雪白的,有令狐冲射进的乳白的在滴下,但令狐冲的很快又在胀起。令狐冲让柏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雪白粉嫩的大高高地蹶起,他玩弄着柏英娇嫩的,用手指抚玩着口,把舌头伸进柏英的内舔着,柏英的嫩分泌出了褐色的透明肠液,令狐冲连忙用嘴吸吃下去。

令狐冲把柏英的白嫩抬高,使嫩嫩的更加暴露,彷佛在召唤令狐冲去。令狐冲将大顶在柏英的嫩上,让柏英双手扶床,回过头来,令狐冲吻她的娇艳小嘴,同时一耸,大已塞进柏英娇嫩的内!

柏英秀眉微蹇,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很嫩、很紧,被令狐冲如此粗大的插进确实是很痛的,但柏英为了让令狐冲充分发泄,苦捱着令狐冲对她进行。

干柏英的嫩令狐冲觉得比的还爽,与柏英这样的美丽女人确实是人间的最大享受,但看着柏英被令狐冲奸搞得很痛,又有些不忍心。

“英儿,是不是很痛,要不我把抽出来吧?”

“啊,不,不是很痛。只是令狐公子你的……你的……那个太粗大了……”

“英儿把括约肌放松,就不会痛了。”令狐冲边在柏英嫩中边说。

美丽的柏英拼命的放松括约肌,这使令狐冲的奸起来爽极了!令狐冲感到令狐冲要升天了。

令狐冲的大狠狠地一顶,柏英惨叫了一声:“令狐公子,你的好大啊,插到英儿的大肠中去了!啊!”

令狐冲的大在柏英滑嫩的大肠壁上摩擦着,柏英在中开始有了强烈的性快感,被插到连来了几次性。

令狐冲的在嫩中越插越快,在干了柏英的有二十多分钟后,令狐冲了,的大股乳白喷直了美貌柏英的娇嫩内!

令狐冲揉着柏英雪白粉嫩的子,边在柏英内边叫:“英儿,你太美了,您的真好干,想不到英儿排出大便的地方奸污起来都这么舒服!”

英儿让令狐冲抽出大,再插进她的小嘴,好贪婪的舔着刚从她中插过的,连上面沾着的残渣都舔吃干净!

“令狐公子,玩玩英儿的吧!”接着,柏英又摸着对令狐冲媚笑道。

令狐冲摸捏着柏英白嫩丰满的和雪白的大腿,年过四旬的柏英肌肤仍像少女一样白嫩滑腻,令狐冲边摸边赞不绝口。

柏英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令狐冲,她的雪白大在令狐冲的玩弄下渐渐膨胀起来。

令狐冲看着柏英白里透红、美丽绝伦的脸蛋儿,忍不住掏出令狐冲的大,用巨大的在她白嫩的双颊上戳,不时的去戳她雪白的脖子、娇嫩的耳朵和秀挺的小瑶鼻,故意逗柏英:“英儿,这根东西叫什么?”

柏英美丽的脸红了一下,在令狐冲的耳边轻轻地说:“叫大。这是我的乖令狐公子的大。”

令狐冲哈哈大笑,又俯下头来,两片厚实嘴唇疯狂在她那红色微微发紫的上不停地吸吮起来。而那条已经软去的儿再度坚挺,蠕动起来了。

柏英意识到男人都喜欢梅开数度,令狐冲欲火狂升,倏地跨前紧贴柏英身旁,两手一紧,从背后将她抱了个满怀,紧紧的贴住她的背部,一手将柏英纳入掌握里,脸颊贴上她嫩滑的脸蛋,抓住那一手容纳不下的丰满的手,大力揉弄起来,弄得柏英柔软不断变形,而另一手则向下探到她温暖平滑的,在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

令狐冲大嘴吻上柏英玉颈,舌尖吞吐舔舐,轻点颈后白皙皮肤,嘴唇缓缓从她颈后上移,到了耳后,先是用舌几下那白玉柔软的耳垂,只觉触处娇腻滑润无比。

令狐冲粗暴地把柏英的身体扳了过来,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眼帘,雪白丰满的酥胸随着他的猛烈动作颤巍巍的抖动,两粒樱红好似鲜艳宝石;那张樱桃朱唇斜翘,令狐冲看两眼发直,低头向她樱唇吻去,他的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好一阵吸吮滑腻腻的丁香小舌,香津暗度,肆意翻搅使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滚卷。

令狐冲的双手穿过柏英腋下,绕过不堪一握的腰身,两臂微一用力,就那么把她贴身抱了起来痛吻,柏英上半身则与他的胸膛贴在一起,他坚实的肌肉挤压着柏英丰挺圆滑的,一颠一颠。

令狐冲微微挺起上身,盯着柏英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美人的双乳随着他胸膛的挤压,微微的跃动着。令狐冲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嘴唇不住摸挲着那光滑的肌肤,吻着柏英柔软坚挺的硕乳,细细舔上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突然他一张嘴,将柏英樱桃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乳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他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股间秘道。他的手掌在她乌黑浓密的上和潮湿的上来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股间探而复返,同时以指甲搔动周遭的。在摩挲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柏英,轻轻搅动起来。只觉那里亦是温暖湿润,柔嫩的紧紧绷住他的手指,富有弹性。

手指在里面又扣又挖,出入,随着逐渐用力,第二根手指,接着第三根也挤了进来,深深,深插之下,原本是一条细缝的渐被撑开张大,

令狐冲在里摸索扣弄,很快他就摸到内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很快柏英有饿反应,令狐冲立即指甲不断刮蹭那同样充血饱满的,在指缝间摩擦挤压那鲜嫩的唇肉。

“好……好令狐公子,你……你再来吧……再来……再来英儿吧……”柏英温柔又羞涩地说着。

此时,令狐冲早已经又坚硬如铁,粗巨直直向上指着。他的手指从柏英的膝盖向上,划过光滑如玉的大腿,稍稍用力就将那双玉腿分开。他挺直身子,他双手托住柏英柳腰,对准了湿淋淋的,提气凝力,坐马沉腰,缓缓地钻了进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处传来柏英娇嫩的还是如此的紧窄温暖,让令狐冲觉得被里温热湿滑的层层包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

粗大显然超出了女阴能容纳的程度,仿似都快被撑爆了,不停的旋动让内接触的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爆绽,柏英的脸上、颈部、乃至全身都渗出了细密香汗。进到还有一小半棒身露在外面的时候停下了,再向前进阻力陡然加大,令狐冲稍微停顿了一会,然后十指牢牢的扣住柏英纤腰,低低沉喝一声,随着喝声,腰臀发力,大突破宫颈口,整枝打桩一般全部钉进柏英的花房,沉重的撞击在玉臀之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唉…呀……嗯……哼哼……亲亲……你……真的……狠心把……英儿……整得……不……成人形……了……唉呀……你坏嘛……”令狐冲笑道:“谁叫英儿你要长得这么娇美迷人?媚态动人,又又浪,在上床的时候又是这么会摇会晃,怎么不教我爱得发狂呢?”英儿浪地道:“唔……唔……乖令狐公子……英儿……要……浪…浪死了……冤家……啊……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嗯……好令狐公子……你是……英儿的……克星……你的……大……又粗……又…又长……比铁……还……还……硬……干得英儿……舒服……死了……心肝……宝贝…………英儿……快活……不成了……好哥哥……英儿要……被……被你……干……死了……”

柏英猛然被顶的臻首后仰,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向后甩去。她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令狐公子在床上的厉害,相比之下,孤桐莲耶连给他提鞋也不配。

令狐冲感觉自己似乎都已将柏英击穿了般,一阵舒爽翻涌心头过后,用力挤压磨擦娇美的胴体,更是腾出一手不住地摆扭纤腰香臀,捧住她的隆臀使其逢迎着自己的。火热粗壮的,贯穿下腹,体味着其中的快意滋味,他冲刺的速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进旋出,每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花蜜以及里面鲜红的,时则将粉红娇嫩的一起塞进,在涌出大量蜜汁的上穿插,发出“兹兹”的声响。强大的旋转力让丰满润滑的柏英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

“喔……忍……不住……了啦……哎唷……痒得……要……莎……莎……的命……了……喔……好……好令狐公子……英儿……的大……大……亲……哥哥……哎……唷……我的……情……夫……呀……喔……喔……你的……小…………妹……妹……痒死……了啦……人……人家……要嘛……哦……呀快……快把……大……插……插进……来嘛……英儿的…………好……痒呀……快……快来……插……英儿……嘛……我……我真……得……忍不……住了啦……求……求求你……我的……亲……令狐公子……情……哥哥……喔……喔…………我吧……我……好痒……喔……喔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