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十五)(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作者:楠楠字数:869惊然发现,楠楠系列居然不知不觉写了六年,从最初的送水工、风雨中,一直断断续续到spa、寝室春情,最后的体育场耗时最长,足足近三年的时间,说起来楠楠还真是够拖延的,汗一个先!嘻嘻,楠楠也从一个当初青涩的高中生,成功的大学毕业,谁能想到当年无意中胡乱敲打发泄学习压力的一片小短文,居然能成长到这种地步呢?这其中少不了诸位哥哥的支持,楠楠在此感激万分。

时间在变,世界也在变,所幸的是你们爱护楠楠的心依旧未变。从十八岁到二十四,楠楠依旧还是那个自由自在,不喜欢一切束缚的女孩。或许看了楠楠的暴露文,叫好的有之,叫骂的也有之,但是楠楠却初心未变,我暴露我自由我开心我快乐!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当下面的忙活着的人来叫张小建的时候,即便满肚子的不乐意,张小建也只能放下这个还没完全玩够的美穴,直愣着自己的硕大物事提上裤子急匆匆的出去了,赶紧应付过去,然后来享受才是正理。

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依旧器械上进行锻炼两个家伙古怪的目光,急匆匆的离去了。

“刚才小健哑铃动作怎么那么怪异?我看怎么不像健身,反而像是在干事儿呢?”龙仔摸着下巴说道,小陈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的张小建,那长矛般支棱出来的帐篷前端,一抹没有散去的水渍更是分外惹眼,立时点点头。

“这小子不会是带了女人进来吧?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就隐约听到有女人的叫声,要不???”小陈眼珠子一转,立时想到了某些事情,眼中精光大冒,连忙向远处的一堆哑铃望去,然而却只能看到那长长的黑色布帘垂在那里。

“这小子没女朋友啊?难道是哪个骚货?这大白天敢这么玩的不会是青青吧?”虽然青青没有和两个人同床的习惯,但是对于这些男人来说,和青青上床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故事。

“说不定啊!我在楼下听到小白说刚才大峰还在干青青呢,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难道这骚货又跑楼上来了?走,去看看!”龙仔嘿嘿怪笑着兴冲冲的向着小健健身的地方走去,小陈立时连忙跟上。两人来到小健刚才停留的位置,立时眼前一亮,因为那黑色的布帘虽然放下,但是却褶皱无比,尤其黑色边缘还有一大块水渍,立时断定了两人心中的猜测。

龙仔制止了小陈的话,并没有向着下面喊话,反而是轻轻的撩起了布帘,立时间一双小巧的脚掌就出现在两人面前,看得两人双眼精光直冒。

真的有个女人!看这模样,显然是跪在下边等着挨操呢!龙仔兴奋的缓缓掀起,脸色却古怪了起来,修长迷人的小腿,紧接着是那浑圆的腿根,即便不看脸也能分辨出这下边绝对是一个极品的尤物,但是让两人诧异的是,这古铜色的皮肤根本不可能是青青,那这下边的是谁?难道是小健的女朋友?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两人对视了一下,龙仔咬了咬牙,缓缓掀起了那布帘,立时间一个浑圆翘挺,迷人无比的臀瓣显现了出来,浅褐色的粉嫩菊花蕾,还有那嫣红色泽的仿佛飞龙般的两瓣阴唇,此刻虽然紧紧闭,但是却依旧向外泊泊的留着晶莹的蜜液,一瞬间就将两人看呆了。

这根本不是青青啊,这是哪个女人?难道小健真的处了女朋友?那到底下不下手?仿佛感觉到了身后的一丝凉意,半迷糊中的莎莎晃动了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依旧被挂在台子下,当她张开眼睛的时候,自己身后的布帘依旧低垂,显然没有人发现自己。

再等等吧,等一会儿小健不来,青青姐来就可以离开了,想到这里她又迷糊了过去。不过这疲惫的小妞却不知道,此刻两个男人正远远的看着这边,低声的讨论着。

“怎么办?这女人谁啊?没听说小健处女朋友啊?不过够开放,玩的好嗨啊!”小陈低声的说道,“这要是小健的女朋友,咱们碰了他来不得拼命?原本以为是青青那骚货,上了也就上了,谁想到却换了个能看不能吃的!”“谁说不能吃?”龙仔眯着眼睛悄声说道:“那女人绝对是个尤物,刚才我偷偷看了一下,那奶子那脸蛋,虽然就看见半边,绝对的漂亮,而且好像是被绑在底下的,玩的镇刺激啊,咱们要是不上,都对不起那漂亮的小穴!”“要是被发现了咋办?兄还咋做?”小陈有些担心,却见龙仔摇了摇头,“那女人都被绑上了,一根鸡巴进去她能感觉到啥?再说了就算发现了她敢和小健说么?等下你去把风,我去干上一炮,然后换你,小健来就赶紧出声,记住,千万不能射在里面!”小陈有些傻眼,“为啥不能射在里面?”龙仔已经忍不住了,大步向那边走去,“你傻啊,一连射两三次,傻子都知道不是一个男人了!”莎莎昏昏沉沉,虽然窗户开了个缝隙,但是空气依旧有些浑浊,外面温暖的风吹拂进来,就仿佛一只小手在不断的抚摸着自己,无数条绑带就仿佛一个绳床一样兜着自己的身体,虽然不雅的撅着屁股,但是却不用费半分的力气,使得她有种一觉睡到天黑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有只手在自己的腿上抚摸呢?难道是小健又来了?莎莎一惊,立时从昏睡中醒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冷不防一个略显粗糙而又灵活无比物事碰触到了自己的臀瓣上,紧接着喷着热气的口鼻就没入了自己臀缝和最为羞耻的花瓣中间,刺激的感觉立时让她清醒无比。

怎么事?小健难道发现自己不是青青姐?那岂不是说自己暴露了?那该怎么办?一瞬间莎莎的全身都绷紧了,紧张的无以复加,就在她全身绷紧不知所措的时候,冷不防一条灵活的物事飞快的探入了自己的粉嫩花瓣中间,一瞬间就将她提起的防备瓦解,而那灵活的舌尖更是不断的向里面侵入着,刮擦着自己身体内部的软肉,别样的快感猛的传来,使得莎莎鼻间发出一声娇哼。

不是小健!当她用眼角余光艰难的望到外面那两条腿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要炸起了,因为她发现来的人腿毛极长,根本不是刚才的小健,那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发现自己?他又想对自己做什么?要知道自己眼下可是被捆绑着任人鱼肉啊!

不过转瞬这个念头就被强烈的快感冲击得粉碎,因为那舌头实在是太灵活了,带来的快感让莎莎简直都要疯狂,臀瓣不断的抖动着,然而却无法脱离那灵巧舌尖的拨弄,一双大手猛的探了进来,直接握住了自己的一双椒乳,熟练的揉捏捻动,而那舌尖的拨弄愈发的灵活轻快,短短的不到两分钟,莎莎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爆炸了一般,下身禁不住猛烈收缩,大股的浪花向外喷射,正不断进攻的龙仔冷不防这么一股水喷出来,立时灌了满口,不过心中却是一喜嘴唇猛的凑了上去,含住了莎莎的两片花瓣,不停咂吮了起来。

实在是,实在是太强烈了,莎莎只觉得口中的纱布都被自己的口水浸透,头也无力的垂着,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用嘴玩到了高潮,难道自己天生也是个淫娃不成?

就在莎莎半迷茫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火热滚烫的物事顶在了自己的花瓣中间,这感觉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无法头,但是莎莎却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立时慌乱了起来。刚才自己被小健侵犯一半是自己被青青陷害,另一半也是意乱情迷,倒也半推半就,但是眼下这男人却是另外一个人,为什么居然就敢这么大胆的对自己做这种事情?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敢吭声不成?

龙仔将自己的硕大物事顶在这美丽臀瓣的中间,脸上浮现一丝坏笑。这小情人玩情趣,却没想到被自己捡了个便宜,反正这女人藏在里面任人玩,眼下张小建出去了,也别浪费了资源不是?自己也给她灌溉灌溉,果真是极品的淫娃啊,你看这就迫不及待的抖动着屁股想要了!

莎莎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臀瓣,想要躲开这异物的侵袭,但是收效甚微,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却觉得身后的男人腰腹一沉,紧接着一个滚烫的物事蛮横而又无礼的硬生生挤了进来,转瞬间一股绝望的念头浮上心间,自己居然就这么被另一个男人给进入了身体,而且还是这样的容易,这样的不由自,要知道平日里哪怕男生多看自己一眼都会被自己暴打一顿,可是眼下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还没等她的小脑袋想明白,身后的男人就已经开动了起来。龙仔比起张小建来身材略低,下身的宝贝也是略短,但是却胜在一个粗上面,婴儿手臂粗细的物事狠狠没入柔软窄紧的蜜壶深处,他不禁长长吸了口冷气,“张小建这小子好运气啊,居然碰到这么个尤物,光是这小穴就够销魂了!”想到这里,他不再停留,看着远处防风的小陈,立时狠狠的大力抽插了起来。不同于刚才张小建的小心翼翼,刚才小健是怕被人察觉到这边的异状,每一次进出都有半分钟左右,足足十分钟也不过抽插了几十下,非但没有过瘾,反而愈发的饥渴起来。

但是眼下龙仔毫无顾忌,而且还有人把风,立时八块腹肌强劲的小腹仿佛小马达般抖动起来,狂风暴雨般的向里面进攻,双手还不停的把玩着莎莎浑圆的屁股,不断揉捏搓动。

这一举动立时击碎了莎莎所有的杂念,被撑得满满的蜜壶立时间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撞击,比起先前强烈数倍的快感立时疯狂涌现,莎莎此时此刻才知道,为什么青青姐喜欢和这些健身教练上床了,这些人简直都是机器人,足足八分钟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啪啪的皮肉撞击声响彻整个健身房,莎莎此刻只能趴在绳子上任由自己的身体摆动,被男人肆意的玩弄抽插,无论这男人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已经无法再坚持了。

短短的几分钟内,莎莎居然泄身了三次,而且眼下居然还有再一次的冲动,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男人居然停止了冲击,反而猛的将自己的阳物拔了出去,莎莎迷惑不解的用春意盎然的眼眸瞟去,却发现身后忽然多了一双脚,立时间被这个变故吓了一跳。

轮奸!在她脑海里立时升起了这个词语来,不禁哭笑不得,没想到一向彪悍的自己居然还有被轮奸的这一天,可是容不得她多想,紧接着一个滑溜溜仿佛泥鳅般的细长物事就已经钻了进来,蛮横而又无礼的狠狠顶在自己的花心深处,刚才自己即将喷涌的欲望终于再也忍不住,立时大股水液喷射出来,打湿了男人的双腿。

小陈惊愕在当场,看着远处正捂着自己阳物的龙仔,此刻这家伙正一蹦三跳的往门口的垃圾桶跑去,大股大股浓稠的液体全都喷涌到了里面激灵灵的一个哆嗦,长长舒了口气,显然畅快之极。他头正看见小陈惊愕的眼神,立时向他挑了挑大拇指,意思这个女人绝对够味道,刚才这一番冲撞简直让自己爱死了这个小妮子,那窄紧腻滑的腔道简直就是男人的恩物啊。

此刻小陈也是满心的惊讶,说起来当龙仔告诉他自己先上的时候,他是满心不高兴的,自家人知自家事,两人也曾经一起玩过女人,龙仔胜在极粗,而自己却是细长的类型,长度虽然有龙仔的两倍,足足到达了二十五厘米的长度,可是粗度却连他的一半都不到,只要这家伙先开头一炮,自己再弄的时候绝对是空荡荡的的,一时半会儿不拢。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一次居然碰到这么个尤物,刚才自己插进去的时候,居然依旧滞涩无比,甚至比起那些刚开苞的小姑娘也不差分毫,龙仔的可怕粗度自己是知道的,在这家伙的粗壮物事下蹂躏了这么久,居然眨眼间就恢复了窄紧,平时会紧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小陈立时兴奋了起来,只见龙仔站在门口,下半身的运动裤搭在肩头,下身那硕大的物事依旧在不停晃荡,向外张望着给自己把风,小陈也就放下心来,按住了身下肉感十足的屁股,腰部一沉扑哧一声深深齐根没入,立时身下这女孩的闷哼声传来,这浑圆饱满的臀瓣也开始不断的摇摆了起来。

莎莎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那极长的物事从自己的蜜壶口仿佛泥鳅般滑溜溜的一路势如破竹径直捣入了自己的身体最深处,甚至自己的小腹都阵阵发酸,显然正是顶到了最为核心的部分,这柄长长的凶器一瞬间让她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练武时用过的红缨枪,怎么会有如此长的家伙?比起刚才的小建来还要长上数分。

比起龙仔来,小陈的阳物就仿佛一条游蛇,不断的左突右冲上下游曳,不时点在莎莎最酸痒难耐的花心最深处,每一次都会抽出进二十厘米的长度,然后猛烈贯入,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莎莎整个人泛起了白眼,全身不断的战栗。

我的天啊,这是要被玩死的节奏么?自己怎么又要到高潮了?莎莎努力的扬起头,想要尽量多呼吸一些空气,然而口中塞着的纱布却使得她有种窒息的感觉,最为敏感的花心部分不断的传来异样的刺激,仿佛一股股电流般席卷全身,她的眼神也变得迷离,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欲仙欲死双目无神扫视着面前这扇小窗外面枯燥的景色时,一抹显眼的艳丽色彩却浮现在了她面前。

夏日里的健身馆,静悄悄安静无比,只有隐约传来的啪啪撞击声和水花声,如果细听还能分辨出其中夹杂的阵阵让人感到惊心动魄的娇喘呻吟,那声音压抑到了极点,但是却显得那样魅惑万千。

在这明亮的健身房侧面角落里,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赤身裸体的扶在一张黑色台子前,结实有力的臀部不停耸动,坚硬的小腹不断的撞击在台子下面,然而让人感觉到诧异的是,男人每一次的撞击都会带起啪啪的皮肉碰撞声,还有阵阵水渍溅落,如果有人绕过来肯定会大惊失色,因为在这台子下面居然若隐若现的显现出一个翘挺粉嫩的臀部来,男人细长的物事正在那嫣红的花瓣中疯狂的进出,动作大开大,每一次抽出都到末端,而每一次的插入都会深深到达最深处,带起那臀瓣阵阵的战栗,就连那细腻光滑的臀丘上都因为刺激而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刺激了。

小陈一边赞叹着一边奋力抽查,又是大股的水花喷溅出来,就在他赞叹这女孩的水够多的时候,忽然间他察觉到自己的阴茎居然猛的一紧,原本就极为窄紧的蜜穴居然开始猛烈的收缩,这让他大喜过望,立时屏住呼吸再次疯狂鞭挞了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爬进这台子里面去,定然会感到万分惊讶,从外面看好像是一男一女在偷情,然而让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的是,在这台子下的女孩却是全身都被捆绑着束缚在一根根的支撑柱上,这个小麦肤色的赤裸美女前凸后翘身材火爆之极,然而此刻却屈辱的撅着屁股跪在那里,双臂被两道暗红色的绑绳系住,根本动弹不了分毫,而下半身两条修长的玉腿腿弯也是被两条绑绳固定在两根柱子上,而在她的身上则是被一根又一根的绑绳兜住挂在台子下面,这样的捆绑也使得这名少女不得不高高的翘起屁股,连动弹分毫都不可能只能任由身后的男人将火热的阳物深深没入自己的蜜穴,随意的抽插摆动,此刻的她就仿佛一个被固定在台子下的人形自慰器一般,任何一个男人只要掀起帘子,都不需要用手就可以挥动自己胯下的长枪,肆意品尝少女那窄紧火热的蜜壶。

莎莎此刻的无奈与屈辱伴随着快感和欲火不断升腾,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屈辱的即将再次迎来一次剧烈的高潮的时候,忽然间面前出现了一道仿佛精灵般的美丽身影。

窗外的景色单调枯燥,一个巨大的沙土队阻挡了外面的视线,几根荒草倔强的不断随风摇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阳光下一个全身赤裸皮肤雪白的身影忽然跃入眼帘。

荒芜单调的景色中,这一抹新鲜的艳丽色泽出现在阳光下,立时吸引了莎莎的目光,当这道美丽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就仿佛一个掉落凡间的精灵,就连夏日燥热的阳光都被她聚拢了过去,变得温润无比。

欺霜盖雪的白皙粉嫩皮肤,火红艳丽挑拨着欲望的红色头发,长长的脖颈仿佛天鹅般高傲的挺立着,那一对秀美的锁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粉雕玉琢般的一对硕大豪乳完全展现在空气中,两颗粉红色的小小蓓蕾此刻突兀的直愣着,在阳光下这对豪乳居然显现出近乎透明般的润泽白色,看起来晶莹剔透宛若一对艺术品,随着少女的动作一颤一颤的荡起层层乳浪。

然而让人惊诧的是,拥有这么一对傲人凶器级别粉乳的少女,腰肢却是纤细无比,比起莎莎的水蛇腰来还要更胜一筹,荡人心魄的美丽s形蜿蜒而下,到了少女的后腰位置却是突兀的隆起,呈现一个诱人的圆弧,随着少女的动作,那丰润翘挺的臀瓣随之摆动,仿佛果冻般半透明的臀肉缓缓颤动,在阳光下激荡出一抹让人目眩神迷的光晕。

从这个角度望去,莎莎甚至清晰的看到那赤裸的玉背上面一点晶莹的汗珠飞快滑落,顺着光洁美丽的玉背飞快的一路前行,最后居然停在了臀丘上面两个拇指大小的诱人腰窝上面,仅仅是一滴汗液的滑落居然都如此的顺畅,光从感官上就能感觉到这少女的皮肤是何等的润滑,如果摸在手中绝对是男人的恩物。

硕大的墨镜戴在脸上,虽然仅仅露出小半边精致的脸庞和下巴,但是莎莎却依旧认出了来人正是楠楠,立时间她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作为好友兼死党,莎莎最爱捉弄楠楠,除了因为爱玩闹之外,说起来也有自己的一点阴暗小心思,也是出于对于楠楠美丽的嫉妒。不过在莎莎心里自问比起楠楠来虽然略差但是也绝对不会差得太多,一直都暗暗有着攀比的心思,这一次把楠楠折腾的裸奔,说实话她心中也有着淡淡的优越感的。

然而就在自己屈辱的被绑在阴暗角落里,任由陌生男人肆意抽插的时候,忽然间仿佛女神般美丽的楠楠突然出现在阳光下,立时使得莎莎绷紧了身子,生怕被楠楠发现窗户里的自己,要知道自己眼下是怎么一副尴尬屈辱的情况啊,在暗不见光的台子下面,四肢都被绑住,高高的撅起屁股,将少女最珍贵最柔嫩的花瓣露出来,任由一个男人将硕大的阳具深入其中,仿佛性奴一样肆意的抽插鞭挞,而最为让自己难以忍受的是,自己连选择和拒绝的权利都没有,甚至到现在已经有三个男人玩弄过了自己的身体,但是自己却连他们的脸都没看到,仅仅是看到一双又一双毛茸茸的大腿。

这让一向高傲的莎莎情何以堪!

这样丢人的事情,绝对不能让楠楠发现!莎莎咬紧牙关,一瞬间紧张了起来,全身也崩的极紧,这样的变故自然是让小陈猝不及防,他只觉得胯下的尤物那火热嫩滑的腔道猛然间变得紧致无比,就仿佛一只小手握住了自己的下半身,立时大喜过望,反而更加奋力的冲刺起来。

莎莎正紧张的无以复加,却猛然间感觉到一阵急促的撞击,紧接着身体里传来了比先前更加刺激数倍的感觉,立时闷哼了一声。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小陈只觉得紧致无比快感倍升,承受者莎莎更是如此,哪怕她双腿间的肌肉崩的再紧,但是对于这已经深深没入自己身体最深处的细长阳具来说,仅仅是增加了一些阻碍和快感罢了,根本不可能御敌于国门之外。

原本轻微的水花声立时化作扑哧扑哧的抽插声音,莎莎只觉得一阵目眩神迷,眼前差点一黑晕过去。这都什么事啊?自己居然和楠楠以这种情况下见面,身后还插着一个男人不停抖动的鸡巴?

↑返回顶部↑

目录